收藏

独家调查丨华强北变形记:美妆档口攻占数码城 |《华强北美妆江湖》①

CBO首页 | 作者:张钊 | 来源:化妆品财经在线  2019-08-14  访问量:651 评论

导读

深圳华强北,振华南路的明通数码城大厦,“明通数码城”的字样尚未摘去,“明通化妆品市场”招牌已经挂起。这新旧交替的广告墙面背后,暗伏着变幻的局面。曾经风头一时的明通手机配件城,已经被美妆业务全部代替。这是时代的选择,还是自我的变革?在明通率先完成转型之后,对整个华强北以及国内美妆流通市场会有哪些影响?

8月2日,夜晚11点多,受台风天气影响,深圳还在下着大雨,华强北的明通数码城却依旧车来车往。货车在夜色下装货和卸货,这些还在工作的人仿佛不知疲倦。


往前倒推四个小时——下午6点左右,一片打包声此起彼伏,胶带撕裂的声音,刺耳却又让他们倍感兴奋——这代表着一单单生意。

 

 

每个档口的商户,都在彼此忙碌,快速地填写发货单,计算器按键在不停发出声响,偶有人进来询问某种产品、价格、型号。店老板也只是回答着有还是没有,并顺便报价,并不抬头看外面一眼。

 

这是明通的美妆生意人一天中最忙碌的时刻。

 

一般发货都是在晚上进行,“木屋”档口老板告诉《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客户都是晚上清点完库存,看看白天卖出了哪些,需要进货的就直接微信上和我们说,他们转账过来,我们发货。”他们彼此间的长久合作,形成了一种特殊的“默契”。

 

曾几何时,华强北就是中国电子市场的代名词,手机通讯、数码摄影、电脑配件几大业务供货国内大多数数码电子城,彼时,华强北屹立在中国电子市场,几乎是一座高峰般矗立。如今,美妆生意开始在这里冒头。

 

01

是美妆选择了华强北,还是华强北选择了美妆?

 

在手机销售渠道不畅、品牌效应不明显的年代,华强北一度是“山寨”手机的批发地,吸引全球的目光。而自2015年之后,以小米、华为等手机厂商形成头部效应,山寨手机没了市场。到2017年,明通数码城手机配件商家作为打通手机品牌商与渠道商的“中间商”作用已不再明显。在一片求变的浪潮中,明通走出了第一步。

 


当时,明通数码城一二三楼业务以手机配件为主,四楼仍然保留手机业务。“大约到2017年时候,手机配件的生意也不好做了,当时有一些生意做不下去的铺位就撤了,我们就开始考虑转型,来重新招租。”明通数码城招商部工作人员告诉《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至于转型到美妆行业,上述人员则表示,是因为考察了多个项目之后,发现做美妆更符合市场需求。

 

事实上,这并不是明通数码城的首次转型。

 

成立于2005年的明通数码城,当时是全国最大的手机卖场,几乎国内所有的通讯产品品牌都有入驻。2015年明通数码城升级改造,转战手机配件,成为明通手机配件城。

 

从手机卖场,到手机配件,再到美妆。几乎是市场有什么需求,明通就及时去迎合市场的风向。美妆能够在众多的项目中脱颖而出,一是近年来美妆行业的火爆,早已让资本市场蠢蠢欲动。其次是深圳的区位优势,有经济特区政策加持,再加上背靠香港这个免税美妆消费的大IP,有港口以及繁盛的进口品市场,深圳在进口品的运作上,会比国内其他城市更高效便捷。

 

02

明通转型初成功,华联发、紫荆城“依葫芦画瓢”

 

记者观察到,明通共四层楼,除了四楼仍有部分档口在做手机配件的业务之外,其他档口均已转为美妆业务。记者走访后了解到,其中大部分已经转型的档口老板之前都是做手机配件的。

 

 

“开始我们也不懂手机配件,做着做着就熟悉了,化妆品生意也是一样的,进货出货,保持着几个点的利润,维持好一些客户的关系,也就不存在跨行问题,毕竟商业模式都是一样的。”在谈到转型之后能否从容应对“隔行如隔山”这一问题时,明颐档口老板钟先生如是告诉记者。

 

明通上下四层楼,总共约有1500个档口,据招商部工作人员透露,商场招商是分批次进行,一楼、二楼、三楼在今年年初完成了全部招商,年后开始整改四楼档口,目前仍有几十个铺位空着。

 

记者当天在招商部办公室看到,有不少人前来询问招租事宜。工作人员告诉《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一楼招商最为顺利,“一楼当时招商,三天就全部招满了,一些位置好的档口,半个小时前打电话还在,半小时后就被人租走了。这些入户进来的商户,有生意做得好的,也有做得一般的,都是因人而异。从数据上来看,两年间入驻的商户,撤离的不超过10家。

 

 

档口名为“木屋”的商户于今年3月入驻,明显感觉到出货量比以前所在的批发市场大。

 

该商户告诉《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目前他代理了几款日本的品牌,主供电商平台。随后记者在京东淘宝看到,皆有出售他代理的产品,而在价格上,比档口出货高两倍有余。“可以这样说,这一款产品,在所有的平台上的货,都是从我这出的。”上述人士自信地说道。

 

紧挨着明通数码城的华联发大厦,门口竖着高大的招商标识异常显眼。眼见明通转型成功,华联发也打起了美妆主意。

 

华联发主要是摄影、数码业务为主,自去年底开始增加美妆档口。记者看到,目前,华联发一楼的部分档口已经改做美妆生意,模式几乎和明通一样,甚至陈列的化妆品品牌都和明通相仿。

 

在离明通100米左右的道路另一端,紫荆城商场也在紧急招商中。自2019年初开始,紫荆城商场也由服装行业走向了美妆市场。

 

在招租的价格上,紫荆城显然更有优势。记者了解到,明通四楼的招租均价为每月600元一平,且还要交三到五万元的入场费,商铺面积一般在15平米左右,每月租金差不多8000、9000元。“紫荆城均价则在400到500元左右,还附带一些优惠政策,入场费也没有那么高。”紫荆城红儿美妆老板告诉《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正是考虑到了有优惠,他才选择了进驻紫荆城。

 

03

明通数码城的转型,给市场带来了什么?

 

华强北的名声,起于通讯、电子等产品,上一个十年声誉全国。然而,其名声始于斯亦止于斯,在电子产品时代,各种翻新机、高仿机、组装机和妖机充斥着华强北的每一个角落。如今,不管是实体店购买还是网上购买,不少消费者看到“华强北”发货地址,心里不禁会担心会不会买到假货。

 

 

佛山艾莎美妆连锁店总经理邹景禧坦言,对华强北转型做美妆,早就有所耳闻,这似乎能证明这个行业发展的势头很足。

 

但他更多的是担忧。“华强北全方位进军美妆行业,不得不让更多人开始担心,未来国内的护肤品化妆品市场会更加鱼龙混杂。假的手机或许只是金钱上的损失,但如果是假的化妆品、护肤品可能会毁掉一个人的健康。”邹景禧表示。

 

担心无不道理,华强北在早期粗犷式的发展中,给了市场一个约定俗成的印象。如果从入驻的商户出货量来看,明通的转型无疑是成功的。而从另一方面看,明通在转型做美妆产品之后,被多家商场效仿,这也意味着美妆市场会更加良莠不齐。

 

这种成功既有自己的求变,也有时势在推着往前走。上文提到转型的部分档口,仍旧是以前做手机配件的商户,只把店名、产品一换,然后就出货进货,几乎是无缝对接,甚至有的店名只是从以前的“XX配件”改成“XX美妆”。

 


在明通不远的赛格电子商场,几乎也处于转型的震荡中。比特币价格疯涨的那段时间,许多商户“改头换面”经营矿机,当比特币价格低迷,“挖矿”不再是热门生意,卖矿机也赚不到什么钱时候,不乏一些“人去铺空”的景象。

 

而不止在深圳,近年,全国各地不少电子批发市场都面临转型。在武汉,洪山区政府多年前就提出广埠屯科技一条街应转型。然而,如今的局面是,广埠屯资讯广场仍旧在转型的迷茫中挣扎。一度,广埠屯里有档口摆起了早餐摊位,在寒风中苦苦求温饱。

 

转型两年不到,初尝甜头,华强北明通数码城的“美妆变形记”在行业内引起了多番讨论。从明通数码城到明通化妆品市场,未来,明通和华强北仍有一段艰难的路要走,全国化妆品批发市场也将迎来新变局。 

关注化妆品财经在线官方微信

行业动态 抢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