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深度丨水货、窜货重灾区,华强北那些美妆档口老板们的离奇故事|《华强北美妆江湖》③

CBO首页 | 作者:张钊 深圳报道 | 来源:化妆品财经在线  2019-08-27  访问量:5856 评论

导读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故事。在华强北的明通数码城、华联发大厦、紫荆城,盘踞其中的美妆生意人,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明通化妆品城’已经叫得越来越顺口了。”在华强北打拼近十年的“明颐美妆”档口老板钟先生告诉《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这个来自潮汕的生意人,在“明通数码城”做了近十年的手机配件业务,去年开始转行做起了美妆生意。

改行、跨界,南来北往,华强北美妆生意人的众生相,每天都在上演。



换个店名就开业

与明颐美妆档口老板一样,从手机跨行到美妆的,在明通数码城并不少见。

据明通招商部负责人称,有近乎一半以上的档口,以前都是手机配件档口,在明通数码城转型时跟着做起了美妆行当。

“其实批发生意都是一样的,不管手机还是化妆品,就是与上游渠道和下游客户建立好合作关系,进货出货。彼此间建立长期信任,合作才能长久。”钟先生表示,刚转型的时候,对化妆品品牌、用途等方面都不懂,“两三个月之后,差不多能大致了解”。

如同“明颐美妆”、“小时代美妆”一样,直接将“手机配件”改为“美妆”便开始经营化妆品生意的,还有“嘉信贸易”商行。

“明颐美妆”夫妇俩是潮汕人,以经商闻名的潮汕人在盘活某块生意时候,习惯“组团”,带着亲朋好友一起打拼。“嘉信贸易”商户老板,便是跟着“明颐美妆”夫妇一起来明通做生意的老乡,算是外行人。据介绍,嘉信贸易自去年下半年入驻,月出货量在稳步增长,预计到年底能收回成本。

钟先生透露,“明颐美妆”并不是第一批从手机转型的商户。“当时,招商是从一楼开始,一些商户招牌一换,装修完毕就开张了,而我却观望了一段时间。”



“当时,我对化妆品市场完全是陌生的,不知道怎么操作,而且手机配件生意做得好好的,虽然说没有前几年赚得多,也不至于一下子就要关掉,前后差不多踟躇了半年时间。”钟先生表示,半年后自己入局,算是晚了一步,“没有享受到招商之初的一些优惠政策”。

市场变革中,总是会一批先行者。当别人先行一步时,钟先生在观望。而钟先生行动时,仍然也有人正在观望。

明通商场一二三楼已被化妆品“占领”,四楼目前仍有近百家商户在支撑着做手机业务。如今,这里形成了一条明显的分界,做化妆品生意这边人头攒动,繁华而又喧嚣,手机配件档口却鲜有问津。记者了解到,手机配件商户们的生意已经很难维持,但是他们仍在观望。

无法摆脱的“窜货”

这里的另一部分生意人,有本身就是化妆品代理商,只是在明通选了一个铺位来展示产品的;也有在其他省份做美妆生意,慕名来到华强北明通数码城的。

在众多进口大牌的包围中,“美诗域化妆品”档口显得有些另类,其陈列的产品,有不少国产名品。据该档口负责人介绍,其是经过代理商正规授权的,并向记者展示授权证书。记者看到,在授权证书上,其正是某本土品牌深圳市授权代理商。

记者从另一位该品牌深圳代理商处了解到,对于产品出现在流通市场,并不惊奇。“这些产品也不一定都是假货。目前,国内品牌在市场上渠道混乱的现象并不少见。”至于产品来自哪里,他坦言,并不知情,“可能是别的省窜货过来的,国内不少批发市场都一样,不少产品都是窜来窜去,市场不规范,这些产品就会一直流通在非正规渠道。”该代理商无奈地说道。

他所言的“全国不少批发市场都一样”,显然意有所指。据了解,广州“兴发广场”、郑州“中原第一城”、武汉“汉正街”,都不乏水货横行、串货严重的情况。

有湖北专营店老板告诉《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在某款产品该区域代理商都没有库存的情况下,去汉正街还能找到正品,“很明显是从外省窜货而来的”。

不过,近年来,这些批发市场也意识到市场混乱将带来恶果,或转型或整顿或重新规划。其中,兴发广场已经先行一步,于去年底启动一期改造,目前正在按照规划,联合广州白云区1700多家化妆品生产企业,打造化妆品特色小镇。



事实上,像“美诗域化妆品”这类从代理商转战档口的生意人,在华强北还有很多。“新姿容”档口便是如此,新姿容公司在深圳市,其代理的产品多是走线上渠道,进驻明通之后,公司便以走流通渠道为主。“其实就是换了个地址,业务和以前都没变化,这边进出客户多,可以展示一个看货的平台给他们。”档口工作人员表示。

但记者观察到,他们代理的产品,往往都非知名品牌,而且一般拿到的代理权的期限都很短。据新姿容负责人员透露,一款日本的酒糟面膜,其取得半年独家代理权。同时,他将产品铺货在明通部分档口,只要有出货,铺货档口直接过来拿货。如果是市场火爆的产品,能铺货明通30%的档口,这也意味着,有300家档口在帮着卖货。

“只要合法,什么赚钱做什么”
 
与做手机改行、化妆品代理商开档口不同,紫荆城“红儿美妆”档口老板朱红,之前是做化妆品专营店的。

在湖南老家朱红和姐姐合伙经营化妆品连锁店,去年听在深圳做生意的朋友说起华强北的转型,她决意南下。对于从事过专营店的朱红来说,在紫荆城租下档口做批发,差不多属于“无缝对接”。

“和开店最大的不同是,之前要直接面对消费者,现在是面对客户。如果说以前需要精准把握消费者心理的话,现在则需要更透彻地了解市场,哪些产品在市场火起来了,需要快速跟进,或者预测到哪类型产品会火,就要早做计划引进。”多年的专营店经营经验,让朱红在紫荆城得心应手。


另一家档口“这里有美妆”老板,一边做着化妆品生意,一边经营着一家服装店,它们都坐落在紫荆城商场。该店主认为,选择两条腿走路更安稳一些,“到时看哪边生意好一些,就将重心放在哪一边”。

在华强北,这些美妆生意人每天都在演绎着自己的故事。他们不一定非要吃透美妆这盘生意,“只要合法,什么赚钱就做什么”,这是他们的真实想法。

交谈中,记者发现,对他们而言,自己所做的生意对市场秩序有何影响,大多数人并不了解。对一些人来说,这些货品是不是正规渠道而来的,甚至可以不在乎。“别人都是进货出货,我也只是这样做,其他的不需要去管了。”

记者曾问一位档口老板,“如果你卖的这些产品有部分是‘走私’来的,怎么处理?”这位老板也只是无奈地回答:“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关注化妆品财经在线官方微信

行业动态 抢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