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头条 | 魔幻的乱象!3年获32次回购,没备案的“手作化妆品”为何线上肆意售卖?

CBO首页 | 作者:朱聪 | 来源:化妆品财经在线  2020-01-09  访问量:141 评论

导读

非常“魔幻”。一面是国家药监局对化妆品企业监管趋严,一面是在监管盲区,各显神通“去品牌化”的“手作”“定制”化妆品躲在电商平台的“庇荫”下,肆意生长。

“手工新鲜制作,店主自用,私房配方,超越大牌,与你分享植物花果草根茎叶之精髓。”


看到这样的“手作”化妆品文案,你会被“种草”吗?
 

 
想要找到这类被各大美妆销售榜单以及国家监管层面遗漏的“特殊类别产品”非常简单,只需要在淘宝或者微店这种C2C电商平台上搜索一两次,点开看一看,剩下的交给算法,“猜你喜欢”将带你走进这个“化妆品研发专家”浓度极高的魔幻世界。
 
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时,“长尾部分”的化妆品“另辟蹊径”,趟出了一条既规避审查又迎合消费者“特殊需求”的路。只是这条处于灰色地带的路,到底是真满足了消费者需求,还是让他们交了智商税?
 

01

 “手作”“定制”化妆品涌现线上,有的竟胆敢自称是“三无”


《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在不少C2C交易平台中查询发现,打着“手作”“定制”化妆品旗号的店铺数量不少,还有许多5年到10年的老店。品类从制作方法最简单的皂类、唇膏一直延伸到水、乳液、膏霜等基础护肤品和部分彩妆品类以及发用洗护。这些产品大多标识不明确清晰,包装也是采用相对简单的塑料袋、塑料瓶。
 
店铺名多出现“芳疗”、“手作”、“手工”、“定制”这些关键词,并会在首页点明这是“三观相合”、“你情我愿”的生意,并明确采购原料后是否由店主本人亲手制作或是自己设计配方经由代工厂生产,共同点是,都没有以正规品牌的形式经过药监局备案。
 
更有店铺明确标明自己是“三无”,“三无产品,信则买,疑则弃”
 

(某线上店铺页面说明)

商品详情中会明显出现“致敏”提醒,让消费者使用之前先试敏。
 

 (某线上店铺页面说明)

《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发现,如果走第一种路线,店主强调亲手制作的话,多会罗列出自己的化妆品研发背景,还有人会放出“打码证书”,借此吸引的粉丝好评率和回购率。让人惊讶的是,部分产品回购率出奇得高,微店中甚至有3年内回购32次的消费者。

(某线上店铺页面说明)

 
如果是走第二种路线,通过代工厂生产,店铺则更会强调产品的成分和功效。
 
开店4年有37000+粉丝的手作护肤品某淘宝C店甲就是这种模式。根据买家晒图中产品外包装商的代工厂信息,该代工厂可以提供一条龙服务,从产品到文案全都包圆,卖家相当于直接倒卖即可。

(某线上店铺页面说明)

 
另一位有近万粉丝的手作护肤品淘宝C店乙称,“并没有自己的实验室,因为一般实验室的水准不能直接做产品。租个房间弄点仪器很简单,但是这种我觉得给顾客用不合适。我们是跟进口原料商和三证车间合作的。” 
 
“其实之前有一批产品做过备案,东西都是一样的,但是时间要三个月,太长了。包装生产要一个月,实在忙不过来。备案不备案,其实东西都是一样的,就是生产成本和时间成本翻番了而已。老顾客不介意,我也是尽量便宜点。“至于管材,该店主表示,“我也是便宜里尽量找好看点的。
 

02

营销乱蹭热点:要么“复刻大牌”,要么“无印良品”化


如果说网红们“带货”的方式是简单的吆喝和直白地打广告,自己上脸“测评”化妆品效果,或是出化妆教程,在其中悄然插入售卖产品和购买方式,那么避开备案的“手作”“定制”化妆品的吸客秘诀,则集中在煽动力极强的话术上。
 
其一,走“平价替代”的路子,“复刻大牌”。
 
此前,网红张大奕推出自家品牌的洗面奶号称“打版CPB”被群嘲。事实上,国际大牌中的名品如SK-II神仙水、兰蔻小黑瓶、la prairie鱼子酱精华、雅诗兰黛线雕精华、HR黑绷带面霜等,早就是被“打板复刻”盯上的对象。
 

(某线上店铺页面说明) 

此前,在抖音、快手短视频平台上,曾出现了大量展示自制口红、粉底的视频,公然贴上名牌商标,留下微信号,表示转账即发货……耐人寻味的是,即便对这些山寨品的“身份”心知肚明,大批消费者依然乐于成交,更不用说现在拓展到护肤品类,明码标价一键下单也非常方便。
 
其二,主打天然、极简、无防腐,走“无印良品”风。该类以商品本色示人,不做过分的包装修饰,多采用有统一性的,简洁的打包出售方式,迎合一部分追求“撇去溢价”的消费人群。
 

(某线上店铺页面) 

比如淘宝C店丙就声称,“店内护肤品均为自用,采用高端进口原料,我们抛弃有害的色素、激素、铅汞,防腐剂,用进口昂贵原料,匠心定制出安心有效媲美千元大牌的瓶瓶罐罐,所有原料均有实拍以及进口原料报告。”
 
从品控的角度,商业开发一款产品,选择原料的时候要重点考虑货架期稳定(防腐)、压低成本、感官(气味质地)体验等,“手作”“定制”类产品则不然。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这个圈子也有鄙视链。
 
比如淘宝C店丁为了显示自己所谓的兼收并蓄,急于撇清自己,“别拿我和那些捧自己为‘纯植物’,踩品牌为乱添加‘硅油,添加剂’的微商比啦~”
 

(某线上店铺页面说明)

 

03

安全靠侥幸,“生活方式”真的可取吗? 


众所周知,药监局强制化妆品备案可以最大程度为消费者把好质量关,一旦产品出现质量问题可追溯生产厂家、所属品牌。此外,由于备案耗时耗力耗财,变相对品牌商、生产商的企业实力和合法资质提出了相应的门槛要求。
 
从公开通告看,有正规资质的化妆品生产企业尚且会出现飞检不合格的情况,更不用说“手作”生产在无监管条件下,所用原料、辅料、禁限用物质以及直接接触化妆品的容器和包装材料,都有可能没有符合国家标准。
 
“手作化妆品”消费乱象令人匪夷所思,那么,消费者为什么会选择这些避开了监管、可能有风险的美妆产品?
 
从网络评价看,上述问题产品的消费者表达的主要态度是:“化妆品不一定非得是买大牌,最适合自己肌肤的护肤品是可以亲手制作出来的。选择最适合自己的,是学习爱惜自己的一种生活方式”,“选择护肤品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是选择的不同”。也有消费者指出,“产品还是应该去备案”。

显然,成分党的出现,在带火一批品牌之余,也启发了无数“对自我认知和产品需求非常清晰的一群用户”,他们开始重新思考自己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化妆品。
 
“花开两朵,各自生根发芽而已。有需求就会有供应,这个是市场规律了。”美妆大V、“基础颜究”品牌创始人三亩大叔向记者分析乱象出现的原因,“还有用户对小众的需求,核心还是对不同的生活方式(或者性价比)的追求。”

“我觉得源头上看,还是焦虑。女性受教育机会增加,结婚和生育年龄推迟,加上社会焦虑心态,或者收入上对于护肤预算有限制,导致她们注意到这类产品。”他补充道,“从监管层面来看,监管的目的是为了保护消费者,对于这类产品,目前对应的方法是多教育消费者从正规渠道购买正规化妆品。”

04

“三无产品”应依法查处


对此,湖北省乾行律师事务所张华律师告诉《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将自制化妆品销售给他人,必须办理化妆品生产许可证,否则就是涉嫌无证生产的违法行为;同时,国产化妆品上市前都要进行备案,仅就未备案一条,相关产品就不能进行销售。
 
现行《化妆品卫生监督条例》第十三条规定,化妆品经营单位和个人不得销售标签、小包装或者说明书不符合规定的化妆品。
 
《化妆品标签管理办法》表明,化妆品标签应至少标注以下内容: (一)产品名称;(二)生产者名称、地址; (三)实际生产加工地;(四)化妆品生产企业卫生许可证编号及产品标准号; (五)批准文号或备案号; (六)全成分表; (七)保质期限;(八)净含量; (九)法律、法规或者国务院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规定标注的其它信息。
 
而一些“自制”化妆品当中,一般仅注明有产品名称、净含量、或者代工厂等简略信息,标识不全,用于销售属违法行为。
 
《电子商务法》也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销售的商品或者提供的服务应当符合保障人身、财产 安全的要求和环境保护要求,不得销售或者提供法律、行政法规禁止交易的商品或者服务。
 
显然,在电商平台上,不论是第一种私人自制(涉及生产与销售行为)还是第二种倒卖OEM工厂去品牌化的成品(涉及销售行为),都是违法行为,应依法查处。
 


记者手记:
 
早在去年3月《舌尖3》第4集播出之后,片中制作过程堪比小作坊的中药手工养生口红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也引起了媒体的争相报道。
 
为了保障消费者权益,在化妆安全监管制度方面,我国实施生产许可品制度、产品许可(备案)制度和市场监督制度,建立多部门共同监管的安全监管体系来为消费者设置安全“防火墙”。
 
但电商兴起为这些避开监管的“三无化妆品”提供了交易土壤,平台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应加大自查。
 
随着消费者需求多元分层,看起来消费“手作”“自制”化妆品成为一种“时尚”,但实际上,许多消费者用后“烂脸”的案例也屡见不鲜,但仍挡不住更多的消费者大胆试水。
 
冒着安全风险也有人追捧类似的“三无产品”,这值得市场上正规化妆品生产企业和品牌们深思,消费者到底想要什么样的产品?可见,在坚持合法合规经营,将产品质量放在首位的前提下,消费者心理洞察方面,化妆品企业还要下功夫。

关注化妆品财经在线官方微信

行业动态 抢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