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停工!缺货!全球疫情爆发如何影响中国化妆品产业?

CBO首页 | 作者:张慧媛 | 来源:化妆品财经在线  2020-03-17  访问量:821 评论

导读

中国疫情形势逐渐向好,全球疫情危机开始爆发。在全球产业高度协作,高度依存的今天,每一只境外“蝴蝶”在疫情期间的煽动翅膀,或许都会在中国的化妆品链条中掀起一阵风暴。

今日(3月16日),中国境外的全球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数首次超过中国,这也意味着全球“抗疫”战迎来重要变化——中国以外的国家和地区已成为“抗疫”的主战场。
 
目前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呈现“此消彼长”之势。一方面,国内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除湖北外,全国各省市的化妆品相关上游企业、品牌商和渠道商也正有序地复工复产。
 
另一方面则是境外疫情的持续发酵。根据世卫组织最新统计数据,截至欧洲中部时间16日0时(北京时间16日7时),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达到164837例,死亡病例6470例,已报告病例的国家和地区达146个。
 


作为世界第二大化妆品市场,迅速成长的中国在原料、技术、进出口的等方方面面都和全球化妆品产业紧密绑定。短短数月之内,新冠肺炎疫情,从一个单独的事件冲击,演变至全球链条传导。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全球抗“疫”下,中国化妆品产业不能独善其身。
 
01

化妆品大国悉数“沦陷”,LVMH都开始生产洗手液

 
百度新冠肺炎疫情实时大数据显示,目前累计确诊人数超过2000人的国家分别是:意大利、伊朗、韩国、西班牙、德国、法国、美国、瑞士。
 
而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统计的2018年全球妆品消费国市场份额调查,全球化妆品消费国的排名依次是:美国、中国、日本、巴西、德国、英国、法国、印度、韩国和意大利。从国别来看,全球排名靠前的化妆品大国悉数在此轮疫情中“中枪”。
 


截至发稿时,意大利累计确诊病例高达24938人,累计死亡809人。3月8日,意大利宣布该国北部的伦巴第大区和其他11个北部省份实施封城。如法拉利、兰博基尼等多个大型企业已宣布工厂停工;而在3月13日,西班牙也宣布全国实施为期15天的限制人员流动措施。
 
根据路透社报道,法国奢侈品集团LVMH昨日(3月15 日)表示,集团已将旗下品牌迪奥、纪梵希和娇兰的三条香水生产线改为生产洗手液及其他消毒产品。所有消毒产品将不贴牌,并免费提供给法国卫生机构和欧洲各大医院系统,首周可供应12吨。
 


而在疫情较早萌芽的日本和韩国,相关管制和企业反应来得更快。早在2月份,日本政府就建议日本企业远程办公和错开工作时间。随后,日本最大化妆品企业资生堂宣布,在2月26日至3月6日期间,工厂和终端等场所工作的员工,约8000余名员工改为在家远程办公。
 
韩国作为对华化妆品出口第一大国,因为对中国出口的极大依赖,疫情对其经济的影响要更大。虽然爱茉莉太平洋、LG生活健康等大型企业此前曾对《化妆品财经在线》独家回复“一切正常,未停产”。但有行业人士对记者透露,中小韩国化妆品企业所受影响最大,它们先是因为中国春节期间的疫情,陷入出口销售困境;当疫情波及到韩国境内时,多个企业开始停工,“受损严重”。
 

(韩妆圈代购“一货难求”)
 
02

跨境贸易受阻,韩国尤为严重:产能不足,通关慢了20天

 
暂时来看,跨境贸易似乎比一般贸易所受冲击更大。多名跨境贸易商告诉记者,此次全球疫情对于进口化妆品的影响是全方面的,除了工厂停工,更繁琐的清关手续,更长的物流运输和不确定的销售业绩,成为诸多跨境贸易从业者的心病。
 
专业从事韩国品牌的进口和直供的上海鹏智贸易发展有限公司CEO柳兵波告诉记者,最大的打击来自于境外工厂的停产。他透露,韩国大化妆品企业暂时运转正常,但停工的企业也众多,导致货源供应不足。近几天客户需要的爱敬、春雨等品牌产品都订不过来。
 
达特法姆(武汉)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秦卫珍认可货源紧张这一观点。她表示,影响是全链条的。除了产能不足,韩国品牌通关极为麻烦,以往1个月就可以通关的货物,现在要多花20天时间。但因为之前国内疫情原因,湖北多地门店正在开业准备期,订单未至,达特法姆现有的备货还能坚持一段时间。
 

(某进口品代理商的微信朋友圈截图)


多名进口品牌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产品进口所受影响不大,主要掣肘仍来自于国内疫情对销售和物流的打击,而非国外疫情。“不幸中的万幸是春节前我们都备了一批货,春节期间全国销售基本停止,即使未来海外贸易受阻,还可以坚持一段时间。”某美国进口化妆品品牌负责人告诉记者。
 
其看法得到了多名百货负责人的证实。《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向北京、南京、兰州、成都等多地百货求证得知,目前在百货销售端口,一般贸易的进口品大牌尚且囤货充足。
 
兰州欧亚商厦化妆品区负责人高丽娟告诉记者,该百货2月20日开店复工,截至3月15日暂时都还货品充裕,“估计(各品牌)国内大仓有储存量”,她认为,但是随着全球疫情的发酵,她也不排除后期会有影响。
 
南京某百货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还没有出现大批量供货不足情况。但停工、停产的潜在影响确实是个问题,早在2月份,他就有意识让供应商多备些货。“目前来看韩国那边比较严重,部分高端品牌供货所受影响更大。”他透露。
 


03

国内设厂转嫁原料企业影响,小品牌抗压能力不如大集团


而就上游原料企业而言,随着产业链条的全球化,多个大型原料企业均在中国设立工厂,本地化生产转嫁了不少全球疫情风险。
 
全球最大香精原料研究生产商芬美意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芬美意中国员工有约700人,工厂分布在上海、张家港和昆明。复工后面临的问题主要是国内跨省的运输还没有完全恢复,会对产品交付有一定的压力。但“目前全球疫情蔓延,对于中国的客户服务不受影响”。
 
德之馨化妆品原料部大中华区总监梅鹤祥也告诉记者,欧洲方面对于德之馨国内生意影响不大,“主要是国内2月份因为物流不畅对销售的影响”。
 
而对于近年来不断拓展海外市场(尤其中国)的中小进口品牌而言,它们规模小,上下游选择范围窄,回转余地更小,其抗风险机制和预警机制不如跨国集团,疫情之下,压力更大。
 
但全球疫情对于化妆品的影响不止于此。某西班牙新锐品牌中国区负责人告诉记者,虽然线下销售停滞,春节后到现在的订单基本来自于线上。此时应该是主推防晒的季节,但受疫情影响,一批新品还未到货,“品牌原计划今年3月份重点在意大利博洛尼亚国际美容展亮相,但这个展会也因疫情被推迟到了6月初,这得损失多少订单啊!”他无奈地说。

关注化妆品财经在线官方微信

行业动态 抢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