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被封城的吉林市:有人直播获16万粉丝,有人说需求在生意就在

CBO首页 | 作者:张钊 | 来源:化妆品财经在线  2020-05-27  访问量:3519 评论

导读

自5月13日吉林市“封城”已近半月,当地化妆品专营店市场状况如何?吉林渠道商们的状态还好吗?他们又如何应对当下情况,有着怎样的心路历程呢?《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电话采访了几家当地知名化妆品连锁店。

5月以来,吉林省吉林市先后出现多例新冠肺炎本土确诊病例,该地区疫情风险紧急上调,目前吉林市下辖丰满区、舒兰市已被列为高风险地区。5月13日,吉林市正式发布封城令:“吉林市城区比照高风险地区实行提级管控,城区以居民小区为单位,乡村以自然屯为单位,全面实行封闭管理,严防人员随意出入。”
 


截至发稿日(5月25日)下午4时,吉林省现存确诊病例共25例。
 
在全国疫情接近尾声的时候,吉林省美妆市场仍然蒙着阴影,“一纸封城令下,吉林市变成了‘几个月前的武汉’,在复工复产的路上又要缓一步了。”一位美妆渠道商在朋友圈说到。
 

01

商圈店悉数关闭,客流下滑95%


吉林省长风美妆连锁,目前店铺超过40家,是该省CS渠道当之无愧的“领头羊”,其大本营便位于吉林市——疫情的重灾区。
 


因为疫情的再次爆发,长风美妆街边店尚在坚持营业,但商场店已悉数关张。其总经理于明亮告诉《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当下仍在坚持营业的店铺客流并不好,进店人数寥寥无几,情况像极了几个月之前的武汉。自封城以来,长风美妆进店客流下滑了几乎95%以上,正在考虑缩减开店时间,实行间断性营业。
 
“年初2月疫情全国爆发时,其实吉林市的情况还好,总共十几例病例,风险很快就解除了,店铺也都很快重新开业,”于明亮对记者说,“但5月份,突如其来的疫情爆发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在封城情况下,长风美妆是否应该快速借鉴早期时别家店铺的经验,我们那时候还不太确定。”
 
除了长风美妆连锁之外,吉林市的疫情影响也蔓延434公里之外的沈阳。5月16日,沈阳防疫指挥部也迅速发布“13号令”,将严密防范省外疫情输入,坚决防止疫情新燃点。
 
沈阳宝颜化妆品店总经理刘仪双说,近日明显感觉消费者“谨慎”了许多。“自吉林省吉林市‘封城’,大家就迅速警惕起来了。14日——也就是吉林封城次日,店内总成交量就比上前日下滑50%。”
 
“还好这种情况并没有维持很久,三五天之后就恢复正常了。现在消费者对疫情非常敏感,只要是有政府文件控制出入,大家就都听话宅家了。”刘仪双告诉记者,从5月初至中旬的销售业绩看,面膜、粉底和护肤产品是销量最好的,也出现过好几宗大单。“可见,疫情只是压抑消费者的出行,美妆需求一直都在。”
 

02

转移线上,初步成功?



疫情期间,线下店在应对线下客流下滑时,不外乎以两招自救:一是搭建线上商城,二是直播带货,本质都是把卖货阵地转移到线上去。然而,对于区域性优势并不明显的CS店,转战线上真的是一剂良药吗?
 
一个多月之前,雕爷一篇长文直指线上直播的痛点。他认为,线下店修炼好内功才能在后续取得搏杀技能,仅仅用直播渠道,新瓶装旧酒,就想在逆境中腾飞,是不现实的。
 
“但我敢肯定的是,当前的第一要务就是尽快转移阵地,到线上去。不要让生意一落千丈。”长风美妆连锁总经理于明亮认为,直播对于线下门店的确是一根救命稻草,而怎么靠直播取得新竞争力,还需在实践中摸索着过河。
 
“今年疫情期间直播那么火,就目前而言长风美妆的线上表现情况也不错。”于明亮说。据《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了解,从去年(2019年)12月5日开始搭建爱逛小程序主页后,从以短视频形式上线产品展示,到直播培训,再用双十二爱逛商城“疯抢”活动、平均每1-2天一次的“限时嗨购”、“限时折扣”尝试,随后40个门店先后开始开单场直播练手。
 
至今,长风美妆的爱逛直播账号“长风美店”已经积攒下16万粉丝流量池,并孵化出了一个相对成熟的直播团队。在截至24日的整个5月份,“长风美店”共直播了17场,平均每1.4天就会发起一场直播。
 

△ 长风美妆连锁的爱逛直播主页

在吉林省松原市君建化妆品连锁店总经理姜宁看来,短期内的线上尝试亦是可行的。以君建化妆品为例,疫情间店铺通过微信小程序、淘宝平台直播销售,将客户聚拢于线上,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线下渠道的缺失。
 
记者也注意到,一些在疫情期间尝试过线上的店铺,在后疫情时代,当一切恢复正常之后,仿佛就“丢掉”了这项技能,而线上的效果似乎也再无起色了。吉林省一连锁店负责人却告诉记者,自复工复产以来,店内便将重心转移到线下了,虽然还安排几个BA轮流做着线上的直播,但也许是玩法不够精准,也许是门店目前软硬条件还无法承载线上线下并行的模式,店铺直播效果已大不如封城时期。
 
在她看来,其中既有门店自身的原因,也有消费者端的客观因素。
 
“疫情期间大家都宅在家里,员工有时间和精力钻研直播,但正式复工之后,白天上班都比较忙,时间和精力上便安排得少了。对于松原市消费者来说,由于物流比不上一二线城市,进店直接购买的便捷度是高于线上下单的。”
 


姜宁还向记者表示,“直播对于化妆品店的挑战其实挺大。”
 
不像品牌方可以培养专业的主播,其所需要的口才表达及销售话术的要求,以及沟通交流技巧和说服能力的要求,还有专业素养、行业素养、产品知识、成分功效知识等,都是店铺老板及营业员需要修炼的内功。
 
当下,吉林市仍旧处于“封城”状态,能否借鉴已经“突围”的连锁店的经验,在特殊时期有效止损,或许还得一段时间之后才能看到结果。但从记者电话联系几位美妆渠道商的态度来看,他们对线下美妆市场仍然乐观,坚信在战胜疫情后,生意一定能好起来。

关注化妆品财经在线官方微信

行业动态 抢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