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抄袭资生堂?“B站第一美妆男UP主” 董子初的彩妆品牌被质疑

CBO首页 | 作者:李建子 | 来源:化妆品财经在线  2020-06-18  访问量:509 评论

导读

别让新一代消费者对国货品牌的爱终究错付。

“B站第一美妆男UP”Benny董子初和他的个人美妆品牌Croxx,最近和资生堂集团旗下品牌Serge Lutens芦丹氏“联系”在了一起,起因是前者被网友质疑“抄袭”。

 

01

资生堂旗下品牌被“抄袭”了?

 
日前,《时尚芭莎》在微博展示出了7月刊与国内知名美妆博主Benny董子初和他的个人彩妆品牌Croxx的一组合作大片。本着从妆容之中窥见东方哲学的文化印记理念的《时尚芭莎》,这次还赋予了Benny董子初一个崭新的身份——彩妆艺术家。
 

△《时尚芭莎》图
 
但很快,这组“哥特风”十足的大片,便遭到网友质疑,不少网友指出其抄袭了同样有着鲜明“哥特基因”的资生堂集团旗下美妆品牌Serge Lutens芦丹氏和品牌创始人Serge Lutens本人的摄影作品。
 

△ Serge Lutens摄影作品
 
“看到的第一眼还以为是芦丹氏”“这些网红也不是第一次抄袭了”,在微博上,不少消费者对此事感到“惊讶”甚至“气愤”。
 

△ 网友微博评论
 
而这件事不仅在国内发酵,还传到了国外。
 
法国专业香水杂志《Nez》的编辑之一Olivier David在他的个人INS上发布《时尚芭莎》和croxx品牌的这一系列海报,并表示“(这是)赤裸裸的抄袭”。
 

△ Olivier David在INS上发表看法
 
截至《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发稿时,Benny董子初、《时尚芭莎》和资生堂集团三方都没有对此事作出相关公开回应。但@Serge Lutens香港 的官方微博则发布了一条关于明星产品“柏林少女”香水的文案,其中提到的“不要惹她”让网友觉得是意味深长的“反击”。 
 

△ @Serge Lutens香港 官方微博
 
芦丹氏的品牌创始人Serge Lutens,被冠以“法国哲学家”的称号,被外界誉为是一个集摄影师、编导、自由化妆师、香水大师、时尚设计师等众多头衔为一体的“天才艺术家”。2000年,在资生堂集团的支持下,Serge Lutens创立了自己的同名香水及彩妆品牌Serge Lutens。2015年,资生堂集团宣布收购芦丹氏,Serge Lutens继续留任创意总监,参与品牌建设和全球门店扩张计划。
 
加入资生堂集团后,芦丹氏同护肤品牌The Ginza、彩妆及护肤品牌CPB一起成为资生堂“贵妇线”的当家花旦。目前,中国内地还没有芦丹氏的官方销售渠道,内地消费者主要通过电商平台、海淘等方式购买。(《资生堂的低调“贵妇”品牌芦丹氏:特立独行的香水美学》)
 
再回到事件的另一位“主角” 董子初,与很多美妆网红不同的是,Benny董子初不仅是个男性美妆博主,他的主要粉丝阵地还是当时一直在亏钱的B站,他在B站的ID “千户长生”一度更广为人知。
 
从2016年起,1996年出生的Benny开始在B站更新美妆视频。“妖艳”“毒舌”的标签,让他成为B站最早走红的时尚博主之一。不到一年,他就在B站积累粉丝70万。
 
这时候,一位美妆品牌创业者,也是后来的Croxx品牌合伙人威示尔初找上了他。
 
2017年7月,在进行竞品分析时,威示尔初注意到一位被粉丝称为“笨尼”的人,对竞品的销量提升帮助巨大。他顺藤摸瓜,找到了“千户长生”的B站主页,看完了董子初所有的视频。
 
不久后,威示尔初加入了美妆MCN机构达人说,负责公司自有品牌的运营。在他的推荐下,董子初也和达人说签约,合作条件之一,就是两个月内推出自有品牌。“最快的是工具产品,所以我们做了Croxx美妆蛋,很赶,但是卖爆了。“威示尔初称,Croxx美妆蛋排在天猫同类目的前十。
 


有公开报道称,Croxx在推出一年后,跻身“天猫美妆个护创业品牌”24强,实现全年销售额突破1亿元。
 

02

不是“董子初”们的第一次

 
这不是Benny董子初第一次被外界质疑抄袭。
 
作为现B站粉丝数排名第一的男性美妆博主,Benny的个人风评是两极分化的。
 
一方面,Benny董子初起步之初就被网友质疑视频风格模仿美国知名“男性”美妆博主Jeffree Star;另一方面, Benny也像Jeffree Star一样,推出了自己的彩妆品牌。而在这个过程中,Benny的个人彩妆品牌Croxx的部分产品设计和包装,也多次被网友质疑“抄袭”其他国外美妆品牌。
 
不过,Benny本人也曾公开回应网友们的质疑,称产品“风格相似”,但“不同属性、不同材质、不同灵感”。
 


Benny董子初也不是第一个被质疑抄袭的网红。
 
在网红抄袭事件中,最广为人知的是“张大奕打版CPB”事件。而更让网友不解的是,在“打版CPB”事件之后,张大奕也依然没有放弃“打版”其他国际美妆品牌的念头。(《张大奕称其洗面奶“打版CPB”,网友:卖假货都名正言顺了?》)
 
有网友调侃,“Fenty Beauty的圣诞限量款高光液,张大奕把它变成了夏日限定珠光油;ins上很火的HERBIVORE面霜,张大奕打版成了颈霜;日本品牌丸山植树的精华液,被张大奕改版成左旋抗坏血酸精华粉…..”
 

△ 左:Fenty Beauty,右:张大奕的产品
 
网红自创的美妆品牌被频频质疑抄袭的背后,一方面,是网红和其所在机构,追求将流量快速变现、急功近利所致;另一方面,大多数网红品牌在起步阶段缺乏对产品和品牌形象系统、长线的运营思维,导致“模仿”和“复制”成为了一种捷径。
 
这也成了中国网红自创品牌和欧美网红自创品牌最大的差异。
 
“无论是早前的HUDA Beauty还是眼下当红的Fenty Beauty,欧美的明星、网红更倾向于通过长期的产品策略去建立品牌长久发展,而中国网红和其背后的资本,大多数好像都是冲着捞快钱来的。”一位营销专家指出,这也让“抄袭”变成了消费者最为诟病的问题。
 
“网红自创品牌有着强带货力,但发展到一定阶段,也面临增长瓶颈的问题。这类品牌前期依靠粉丝实现流量变现,后期如何让粉丝对网红个人的认可转向对品牌的认可,同时实现产品出圈,在市场上形成持续的影响力,是需要去思考和执行的。”一位业内人士告诉《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
 

03

国货品牌要有“美学文化”自信

 
事实上,在文化自信之下,新一代消费者正在对国货品牌越来越自信,新一代国货品牌更加不应该用“抄袭”来“回馈”她们。
 
腾讯发布的《国货美妆报告》显示,在护肤品及彩妆领域,国产品牌的市场份额已经超过56%,实现了对外资品牌的超越。从百雀羚传递东方美学的品牌态度受到年轻消费者认可,到完美日记联名《国家地理》杂志的眼影出圈,不少国货美妆品牌正在建立自己的品牌文化,并试图传递出品牌背后的美学风格。
 
“以前,外界最多垢病的就是国内美妆品牌只会抄袭、山寨。所以从2016年我们刚入行时,就坚持无论是线上线下,产品包装、设计都要坚持原创。如今,我们不仅要坚持原创,还希望把‘中国美’挖掘出来,传递到全世界去。”不久前,在完美日记母公司逸仙电商的新品牌完子心选的发布会上,逸仙电商联合创始人陈宇文这样表示。
 
随着新一代消费者话语权的加深,越来越多资本力量扶植新锐本土品牌。这里的“新”,指的无论是品牌、产品,还是消费者,总之,国货品牌们面对这个“新”,“抄袭”是再也要不得的。
 
1、消费者的“审美观”比你更高级
 
在美妆1.0时代,产品信息不对等、物资相对匮乏,消费者可能会好“糊弄”。而如今,当年轻人开始引领美妆潮流,今天流行哪个口红色号由她们自己“说了算”时,虽然 “审美”这件事本身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但作为服务新一代消费者的美妆品牌,理应抱着不要低看甚至要高看消费者“审美观”的心态,从而不断鞭策品牌自身的“审美”进步。
 
2、年轻人不会愿意用一个“山寨”产品去“社交”
 
Z世代的消费动机,早已不是简单的满足物质层面需求,“社交、人设、悦己”成为她们的新需求。她们认为,消费要能寻获到认同的表达,可以在社交平台和生活中“分享”。通过探索和尝试不同风格的产品,她们希望寻找到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建立专属人设。显然,这些都是一个“山寨”美妆产品做不到的。
 

△ 消费者在得知自己购买到山寨美妆产品后评论
 
3、新一代国货品牌要有深度的文化自信
 
中国文化元素近年来被国内外不少美妆品牌运用到产品理念中,随着西方和异域的文化元素纷至沓来,与中国文化碰撞,这使得中国文化更加精彩万分。美妆品牌在坚持原创的同时,应当用心体会每一个中国消费者对于中国文化魅力的理解。
 
当然,这种文化自信,首先要建立在产品品质上。
 
有业内人士表示,近几年,打着“国潮”旗号的品牌数不胜数,门槛也越来越低,随着时间推移,有的经受住考验走上了正轨。有的却撑不到半年就消声匿迹。“无论是对消费者还是生产者来说,消费潮流能否经久不衰,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产品品质是否过硬,品牌是否能够良性发展。
 
“倘若把‘国潮’当噱头、拿文化做外壳,只堆砌元素符号,不深耕核心价值,甚至以次充好,那么,再热闹的潮流长此以往,也将难以为继。”上述人士指出。

关注化妆品财经在线官方微信

行业动态 抢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