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加速布局中国市场,瑞典香氛品牌Byredo凭“故事感”出圈 | CBO FM

CBO首页 | 作者:谢雪曼 | 来源:化妆品财经在线  2020-09-12  访问量:1123 评论

导读

“在我贫瘠的土地上,你是最后一朵玫瑰”,小众香水浪潮下,瑞典顶级香氛品牌Byredo瞄准了中国市场。

去年11月才在上海开出中国大陆市场第一家精品专卖店,今年两个月内又陆续在上海、北京和深圳新开3家店铺。加速扩张中国市场,Byredo这个瑞典香氛品牌的底气,不止来自小红书上的超万篇安利笔记。

 

01

从职业篮球运动员到艺术生

半路出家却闯出一片天的美妆品牌创始人并不少,但在竞争激烈且注重传承的香水行业,“非科班生”想要占据一席之地却并不容易。
 

BenGorham出生于瑞典斯德哥尔摩,父亲是加拿大人,母亲是印度人,他从小辗转多伦多、纽约和斯德哥尔摩等城市,12岁时移民到加拿大生活。在纽约读完高中之后,Ben回到加拿大攻读经济学学位,半途转修政治学,苦恼于枯燥的专业课程的Ben,后来开始尝试室内设计与艺术,这才让他对大学学习燃起一些热情。
 
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眸,将中分长发梳成利落的马尾,配上络腮胡和大花臂,Ben给人的感觉的确很“艺术”、很“诗人”。然而还未毕业的他,却凭借1米92的身高和一股为了梦想的冲劲当上了职业篮球运动员,打了几年欧洲职业联赛。遗憾的是,这条路走得并不顺利,因为某些原因,Ben不得不在26岁结束了这段职业生涯。


“当平静的生活遇到‘气流’的时候,你总是能想起一些令你割舍不下的事情。”Ben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虽然作为篮球运动员的那段经历最后以失败告终,但那对他的人生起到了很大的帮助,运动精神教会了Ben,成功不是最重要的,成功所需的努力和坚持才是。于是,他想起了自己半途而废的艺术专业,又回到了瑞典,在Stockholm Art School(斯德哥尔摩艺术学院)修习艺术,在尝试了雕塑、摄影、历史等诸多领域后,Ben最终决定专修美术,并成功毕业且获得了绘画艺术学位。

 

02

偶遇调香大师 改变人生轨迹


相比起普通人,Ben20多岁的人生已经足够迂回,跨度足够大,而且这一切看起来似乎和香水行业没有太大的关系。作为“局外人”的Ben,还未曾想过未来会在香氛世界里摸爬滚打,直到他遇见了改变他人生轨迹的调香大师Pierre Wulff。
 

早在瑞典的时候,Ben就听说过Pierre Wulff的大名。一次机缘巧合,两人在后者的香水实验室会面,Pierre收藏的各式各样的香料让Ben大开眼界。交谈中,Ben发现自己很难用学过的文学艺术词汇来表达其想要的香气,然而Pierre却总能精准地描述出他想象中的味道,还鼓励道:“香水其实很简单,你也可以试试。
 
那次会面让Ben决定把重心从绘画转移到香水制作上来,还信心大增地去宜家买了几个杯子在自家厨房做起了香氛蜡烛。
 
由于没有接受过系统的调香培训,Ben邀请调香师Olivia Giacobetti (Diptyque招牌香Philosykos的调香师)和Jerome Epinette(atelier cologne的调香师)帮助实现他的愿景,结果就是在2006年的斯德哥尔摩,这位年仅31岁、没有任何行业经验的“门外汉”大胆地创立了自己的品牌Byredo。
 

“Byredo”这个品牌名是莎士比亚书中的一个短语“by redolence”的缩写,意为“芳香”,其形容词形式也有“联想”的意思。可以看出,Ben将香水作品视为重要记忆的情感体现。比起文学、绘画、雕塑、摄影等直观的艺术形式,Ben倾向于用气味这种更抽象、更接近其艺术境界的媒介呈现记忆。

 

03

用气味留住人生的重要回忆


“香水与音乐有异曲同工之处,那就是短暂的音符与气味可以一瞬间带你回到某一段记忆中,我觉得这是我的品牌要传递的理念,香氛是一幅画面,一段回忆。”Ben说道。
 
从小在多个城市的生活经历和多元化的家庭背景,让Ben更具有大胆开放的视野和源源不断的灵感。Ben曾去母亲的故乡印度旅行,那是一个充满“气味”的国家,他发现即使曾经去过地方已经面目全非,儿时记忆中的味道依然留存在心,那次旅行也是让他决定创立Byredo的灵感之一。
 

Ben对气味和记忆之间的联系非常感兴趣,也擅长用记忆来调味。“小时候父亲用的香水闻起来像绿豌豆,”Ben说,“对我来说,这种香味是苦乐参半的记忆,因为我父亲在我六七岁时就离开了。”
 
基于儿时对父亲的记忆碎片,Ben的香水启蒙导师Piere与Jerome、Olivia一起,花费7个月帮助Ben完成了Byredo的第一款香水“Green”。品牌的第二款香水“Chembur”则是以Ben在母亲家乡的经历为灵感,一款以肉豆蔻为主调的东方香。这两款香水还曾拿下了有“香水奥斯卡”之称的FiFi Awards的最佳小众香水奖,而Ben本人也得到了《Vogue》《Vanity Fair》《Elle》《V》和《FantasticMan》等主流时尚媒体的认可。
 

Ben更像是一个执拗的“造梦师”,每一瓶香水诞生的故事背景都至关重要。“Gypsy Water”灵感来自罗马神话;“Seven Veils”则来自《圣经》中犹太公主莎乐美为了得到施洗约翰的头颅而献上的那段绝美妖娆的“七面纱舞”;红透半边天的“RoseOf No Man’s Land”则是用来纪念在一战中的无人区的医护者,献给那些于禁区盛放、遗世独立的倔强玫瑰。
 

同时,Byredo无论是内核精神还是外在呈现都十分“北欧”。Ben认为好的香水无需用太多材料去叠加,所以Byredo的产品仅选用十种左右的上乘原料打造,包装设计上也主张黑白极简。除了香氛,Byredo也在积极拓展身体护理、彩妆等副线。简约风格长期走俏,这个“性冷淡”香水代表无疑会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

关注化妆品财经在线官方微信

行业动态 抢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