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激素婴儿霜再作乱?“消字号”不消停!

CBO首页 | 作者:张慧媛 | 来源:化妆品财经在线  2021-01-09  访问量:6130 评论

导读

别让“消字号”成为投机分子混淆药物、卫生用品和化妆品的避风港。

1月7日,某知名科普博主(微博账号@老爸评测-魏老爸,以下简称“老爸评测”)发布视频,揭露福建欧艾婴童健康护理用品有限公司生产的一款嗳婴树“益芙灵多效特护抑菌霜”,疑致使婴儿出现过度肥胖、汗毛增多、发育迟缓等病状。

因为关联到曾轰动一时的“三鹿奶粉大头娃娃”事件,再加上视频内容曝光问题的严重性,截至发稿时,该视频观看量已破3000万,@老爸评测-魏老爸此条微博转发量已破14万,引发业界对于“消字号”产品的重新关注。
 
《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第一时间联系福建欧艾婴童健康护理用品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其表示“稍后给您回电话”。截至发稿之时,记者尚未收到其明确回应。
 

01

婴儿发育异常

所用婴儿霜激素含量高达30mg/kg

 
视频内容显示,在发现婴儿情况不对后,家长立即将其送至医院检查,婴儿和其母亲的检查结果均无异常。事情的焦点这才落到了婴儿在两个月前开始涂抹的嗳婴树牌益芙灵多效特护抑菌霜上。



通过在线上线下购买多瓶该款婴儿霜,和同厂家生产的名为“开心森林”婴儿霜送至专业机构进行检测发现,这两款婴儿霜中的激素——氯倍他索丙酸酯含量高达30+(mg/kg)。而老爸评测也表示,在化妆品中检测出零点几毫克的激素已经是相当高的含量了。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氯倍他索丙酸酯一般指一般指丙酸氯倍他索,是一种抗炎皮质类固醇,可作用于皮肤病。外用适用于慢性湿疹、神经性皮炎、银屑病、掌跖脓疱病、扁平苔藓、盘状红斑狼疮等糖皮质激素外用治疗有效的瘙痒性及非感染性炎症性皮肤病。
 
该产品也可能引发不良反应:长期、大面积使用可因药物的累计吸收作用,出现糖皮质激素所致的全身性反应,出现库欣综合征,表现为多毛、痤疮、满月脸、高血压、骨质疏松、精神抑郁、伤口愈合不良等。儿童长期使用可抑制生长发育。



视频最后,老爸评测发出呼吁:“查看婴儿霜背后的卫生许可证号,如果是消字号,那很可能和此次涉事的婴儿霜一样,添加抗生素和激素,大家不要买也不要用!”
 
而在今日(1月8日)下午,漳州市卫健委发布《关于欧艾益芙灵多效特护抑菌霜有关问题调查进展情况的通报》,表示已联合市场监管局迅速介入,立即组织人员前往涉事企业现场调查。目前,卫健部门已责令该企业召回涉事产品,并对在检查现场查见的留样样品、产品包装材料等进行取样留置,联系权威检测机构进一步检测。涉事企业已暂停生产,并通知经销商对所有涉事产品下架。事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而厂家也对封面新闻回应称,去年12月企业拿产品去检测未查出激素,此次事件怀疑是涉案父母网上炒作吸粉。
 
目前,涉事家庭在短视频平台抖音有4万粉丝,账号名为“柚子宝宝(全网最小减肥)”,截至发稿时该账号已被封禁,原因不明。


02

涉案企业有医药背景,曾多次被查

 
根据企查查显示,福建欧艾婴童健康护理用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4月,法定代表人为张宗杰,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人民币,所属行业为医药制造业,经营范围包含:卫生用品[抗(抑)菌制剂(液体、膏剂、凝胶、粉剂)(净化)]的生产、销售;发用类、护肤类、香水类、美容修饰类化妆品的生产、销售;化妆品、日用品百货、一类医疗器械、保健食品的销售;中药饮片的研发、生产、销售(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


| 图源企查查
 
公司实际大股东和控制人为胡永林,其旗下拥有漳州华大药业有限公司及福建欧艾婴童健康护理用品有限公司,前者多次在漳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的抽检中检查不合格。
 
早在2015年版的《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中就已经把糖皮质激素列为化妆品禁用物质,同时,在41项糖皮质激素的详细清单中,氯倍他索丙酸酯也赫然在目。而国家对于激素类药品和临床实操的规范更加严格。



不是妆字号,也不是卫字号,视频中的涉案产品均取得“(闽)卫消证字”许可证号。
 
记者查阅全国消毒产品网上备案信息服务平台显示,福建欧艾婴童健康护理用品有限公司出具了一份宁波海关技术中心开具的检测报告,其中显示,涉案产品6项微生物指标结果政策,符合《一次性使用卫生用品卫生标准GB15979-2002》的要求,但并没有显示产品是否含有激素。



同时,记者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中,也查阅到了福建欧艾婴童健康护理用品有限公司旗下一款嗳婴树宝宝防皴干红保湿霜的国产非特殊用途化妆品的备案(闽G妆网备字2020001970)。



次条备案于 2020年6月通过,该款产品由涉案公司委托武汉卡伊娜化妆品有限公司生产该款产品。但是在2020年9月22日, 在对福建欧艾婴童健康护理用品有限公司进行备案后检查时发现,由于产品安全技术相关资料不全,涉案企业曾被责令改正。
 
可以怀疑,涉案企业成立时间短,并不具备较强生产能力。因此,此事件的疑点有两个,一、是否能够直接证明,病患婴儿的身体异常主因是嗳婴树牌益芙灵多效特护抑菌霜?二、涉事企业是否存在为了规避“卫字号”和“妆字号”的风险和流程,从而用“消字号”的壳暗度陈仓的嫌疑?



记者就此继续致电福建欧艾婴童健康护理用品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截至发稿之时并未得到相应回复。
 

03

激素婴儿霜屡禁不止

为何全是“消字号”踩雷?


《化妆品财经在线》致电山西、湖北、江苏和甘肃多地的6家化妆品店,询问有无售卖相关产品,受访店家均表示没有售卖甚至没有听过该款产品。
 
有山西店主表示,由于国务院颁布的《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已于2021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各地市场监管局和当地化妆品协会,已经对化妆品店重点进行了长达一年甚至更久的《新规》教育,“正规的CS店是很少会碰这种红线的”。
 
但是该店家也隐晦表示,在化妆品店和药店这类有正式法规规范的渠道之外,有部分灰色地带,其间“消字号”化妆品横行。



这并非婴儿霜第一次被曝违规添加激素,也不是“消字号”产品第一次因打擦边球被质疑。最近十年间,激素宝宝霜案件年年都有,年年也被查,但也年年复发。
 
2019年,美丽修行联合《中国消费者报》在各大电商平台选购了8款热销的宝宝湿疹霜,送检至全球权威测评机构SGS检测,结果显示,这8款自称“纯天然”“植物提取”“不添加任何激素”的产品中,只有2款没有检测出激素,不合格率高达75%。



彼时就已爆出,部分不法分子通过避开高门槛的药品备案,选择低门槛的妆字号和消字号备案,甚至通过买卖批准文号,贴牌生产的案件屡禁不止。
 
知名皮肤科医生杨希川在微博直言,“消字号和妆字号的所谓治疗湿疹的软膏和霜,是违规添加激素的重灾区,而且往往是强效激素,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大面积使用会引起皮肤甚至全身不良反应。更有来自福州市中医院的医生陈梦学在微博发言称,“只要是消字号,特别是江西永丰生产的所谓中药药膏或婴儿霜,99%含有强效激素。



目前,“消字号”这一品类一般特指消毒液和卫生用品,我国监管部门不认可“消字号”护肤品这一说法。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化妆品注册管理司(中药民族药监管司)副司长李金菊曾经在一次会议上明确表态:不存在药妆、医药部外品。《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第三十七条规定“化妆品标签禁止标注下列内容:(一)明示或者暗示具有医疗作用的内容”,第四十三条规定“化妆品广告不得明示或者暗示产品具有医疗作用”。
 
2013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就制定并颁布了《儿童(含婴幼儿)化妆品申报与审评指南》,对儿童化妆品的原料和功效作了明确规定。为何“消字号”婴儿霜屡禁不止?对该品类的审批管理是否需要与时俱进?《化妆品财经在线》将持续关注。

关注化妆品财经在线官方微信

行业动态 抢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