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资生堂品牌大调整:中止与Dolce&Gabbana合作,被传将出售Laura Mercier等彩妆

CBO首页 | 作者:李建子 | 来源:化妆品财经在线  2021-05-04  访问量:6477 评论

导读

业务整合,朝着“Win 2023”战略前进。

“Win 2023”战略发布之后,资生堂持续大刀阔斧变革业务模式。仅在最近一周之内,就连续曝出两大品牌调整。
 
首先,根据《WWD》近日报道,资生堂集团正在考虑出售旗下Bare Minerals、Laura Mercier和Buxom等北美彩妆品牌,以更好地专注于护肤业务。
 
就在4月28日,资生堂在集团官网宣布,已与Dolce&Gabbana杜嘉班纳分阶段取消全球香水、彩妆和护肤品的研发、制造和分销的许可协议。



而资生堂中国对《化妆品财经在线》表示:“依照公司政策,我方就相关市场传言或猜测不发表任何评论。”
 

01

3大彩妆品牌皆为被收购

均未正式进入大陆市场

 
此次被传将出售的3大彩妆品牌,均在各领域有突出品类/爆品,且均未进入中国大陆市场。Bare Minerals和Laura Mercier都被列入资生堂高端矩阵一员。
 
2010年,资生堂斥资1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10亿元)收购Bare Escentuals公司,旗下拥有Bare Minerals和Buxom等彩妆品牌。这宗交易也成为资生堂截至当时收购金额最高的一次。

Bare Minerals,最早的名字是Bare Escentuals,于1976由Leslie Blodgett创立,是矿物彩妆的先驱,其底妆和彩妆质地以粉状为主,尤以矿物散粉被中国消费者熟知。
 
近年来,Bare Minerals在市场的表现一直不如资生堂预期,母公司Bare Escentuals也频频换帅。就在2018年2月份,公司利润率同比下降了接近30%——这很大程度上要归因于Buxom品牌经营不佳。
 
尤其是在2020疫情之后,Bare Minerals在美国的收入大跌25.7%。
 
有业内人士认为,Bare Escentuals反响平平,原因之一是欧美系化妆品与日系化妆品在理念上就存在诸多差异,双方难以融合。也有人认为,BareMinerals的销售、营销策略过于保守。
 
而高端彩妆Laura Mercier,则是在2016年被资生堂收入麾下。彼时,一起进入资生堂大家庭的还有护肤品牌RéVive,打包收购价格预估是2.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6.8亿元)。

图片

Laura Mercier是彩妆大师罗拉玛斯亚(Laura Mercier)于1996年创立的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化妆品牌,旗下有彩妆、护肤品、身体及沐浴系列和香水等用品。品牌同样因为散粉、底妆在中国美妆圈闻名。
 
据业内人士估计,Laura Mercier品牌在2016年总销售额为1.6亿美元。


02

逐步中止与Dolce&Gabbana合作

专注核心业务


4月28日,资生堂和Dolce&Gabbana联合宣布,双方将分阶段逐渐终止美妆领域战略合作。
 
这一改变是双方战略协议的结果,将于2021年12月31日对除法国以外的所有市场和所有活动生效。其与法国当地雇员代表的协商进程也已启动,预计在今年年底之前完成法国当地开展的许可活动,法国Dolce&Gabbana业务的收回,将从2022年1月1日起生效。
 
有业内人士预测,这一决定或将使得在2021年财报中损失约3.2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1.5亿元),包括商标权的减值损失。
 
双方这一合作始于2016年7月,彼时,意大利奢侈品集团Dolce & Gabbana杜嘉班纳与日本资生堂株式会社签署了全球性战略合作协议,资生堂旗下独立子公司Beauté Prestige International S.A.(BPI),获得了Dolce& Gabbana杜嘉班纳美容业务的全球独家代理权,2016年10月,BPI全权负责今后Dolce & Gabbana杜嘉班纳香水、彩妆和护肤品的研发、制造和分销。



资生堂认为,这一决定符合集团新晋的“Win 2023”中长期战略。
 
这一战略在2020年8月提出,为了对抗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影响,应对严峻的经营环境,资生堂定下“到2030年,资生堂要成为高端美肤领域的全球第一化妆品企业”这一目标。
 
预计在未来三年,从改善盈利能力、加码高端护肤领域和重建商业基础等层面发力。
 
就在今年2月,资生堂将包含10个品牌在内的个人护理业务,以人民币98亿元的价格出售给CVC Capital Partners。通过这笔交易,资生堂剥离了大众市场资产,以便专注于美容业务的其余部分。
 

03

抗击疫情影响

资生堂加码高端品牌和电商


资生堂代表董事、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优田正彦(Masahiko Uotani)曾公开表示,该集团计划将更多精力放在护肤品上。到2023年,80%的销售应该来自护肤品。目前,资生堂60%的销售额来自这一类别。
 
此外,资生堂的经营方式正在从着重追求营业收入的高速增长向侧重盈利能力和现金流转变,集团的目标是通过改革产品的成本和销售管理费用,实现营业利润率在2023年达到15%。
 


资生堂财报显示,在中国,资生堂高档化妆品品牌Q4季度同比增长超75%;在线上,资生堂旗下高端美妆品牌同比增长超150%。“SHISEIDO资生堂”“Clé de PeauBeauté肌肤之钥”“IPSA茵芙莎”“NARS娜斯”等高端品牌,由于实体店的增加和线上资源的倾斜,业绩实现大幅增长和市场份额扩大。
 
在最新的财报中,资生堂表示,预计在2023年,集团在全球的电商销售占比要达到35%。而在中国,集团将通过和阿里巴巴集团的数字化合作,预计将线上业务占比提升至50%。
 
其实疫情爆发以来,包括资生堂在内的多个美妆集团都开始积极调整集团品牌矩阵和渠道策略。雅诗兰黛公司透露将在过去几个月关闭两个表现不佳的品牌,据说正在考虑出售其他品牌;欧莱雅集团去年也关闭了Clarisonic(科莱丽),旗下植村秀也将退出韩国市场。

关注化妆品财经在线官方微信

行业动态 抢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