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又一天才设计师因新冠逝世!曾与兰蔻、馥马尔合作 | CBO FM

CBO首页 | 作者:谢雪曼 | 来源:化妆品财经在线  2021-05-06  访问量:3665 评论

导读

2021年4月24日,以色列著名设计师、前Lanvin创意总监Alber Elbaz,因感染新冠病毒在法国巴黎与世长辞,享年59岁。这位备受欢迎的时尚设计师,也曾在美妆界留下他的印记。

疫情肆虐,世界已经失去了多位时尚大师。意大利著名鞋履设计师Sergio Rossi、爱马仕御用橱窗设计师Leila Menchari、普拉达基金会艺术总监Germano Celant、日本时装设计大师高田贤三、法国奢侈皮具品牌珑骧总裁Philippe Cassegrain都因患新冠病毒先后离世。
 
近期,瑞士奢侈品巨头Richemont Group(历峰集团)在一份声明中证实了以“为女人制衣”“重振Lanvin”闻名的以色列时装设计师Alber Elbaz因感染新冠病毒离世的消息。
 


事实上,离开法国奢侈品牌Lanvin的五年后,Alber与历峰集团合作推出了他的个人服装品牌AZ Factory。谁也不曾想到这个推出不久、被业界认为是Alber沉寂五年后重返时尚界的品牌竟成了他的“绝笔”。
 
历峰集团董事长 Johann Rupert在声明中说:“Alber是一个热情洋溢、才华横溢的人,他独到的眼光、审美和同理心给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AZ Factory也在Instagram上发表官方纪念,悼词中写道:“You made us dream, you made us think, and now you fly. Love, trustand respect, always. (你让我们梦想、思考,如今你飞往了天国。爱、相信、尊敬,直到永远。)”
 
的确,Alber不仅为人们造梦,也引领着人们做梦。
 

01

800美元开启追梦之路


1961年6月,Alber出生于摩洛哥卡萨布兰卡的一个犹太家庭,他的母亲曾是一名画家,父亲是发型设计师。从1岁起就在以色列长大的他,曾在Shenkar工程与设计学院学习。在Alber八个月大时,他随家人移民到以色列特拉维夫,在霍隆市长大。在Alber十几岁时,他的父亲就就去世了,他的母亲当起了收银员来抚养Albert和他的三个兄弟姐妹。
 
Alber的母亲发现他从七岁时就开始画各式裙子,于是鼓励他积极发展自己的兴趣,这为Alber后来的职业生涯奠定了基础。Alber在应征入伍并在以色列国防军中服役后,考入色列拉马特甘的申卡尔工程与设计学院,与以色列设计师Inbal Dror、Hila Klein、Nili Lotan是校友。
 


1985年,Alber离开家乡去往纽约从事时尚工作,他的母亲赞助了他800美元。母亲对Alber梦想的理解和支持,让他感到颇为宽慰。到达纽约后,Alber首先在一家婚庆公司工作。1989年,通过Gucci前副总经理Dawn Mello引荐,在随后长达七年的时间里,他作为美国时装时尚著名的设计师Geoffrey Beene的高级助理,正式开始了他的时尚生涯。
 

02

“女人的宠儿”

 
从1996年到1998年,Alber加入法国时装屋Guy Laroche,担任prêt-à-porter负责人,并于1997年移居巴黎,这在时装界引起了广泛关注。1998年,受Yves Saint Laurent合伙创始人Pierre Bergé任命,Alber出任YSL副线品牌“RiveGauche”成衣女装系列的创意总监,被认定是Saint Laurent的接班人。然而,Gucci于2000年1月收购了该公司并决定由Tom Ford取代Alber成为首席设计师(Tom Ford于2004年退出女装设计界)。
 
离开YSL后,Alber短暂地在意大利女装品牌Krizia担任首席设计师,但因与创始人意见不合很快离开了该公司。随后,Alber于2001年开始为Lanvin设计,同时他还持有该公司近18%的股权。在他的14年任期里,Lavin因他“classic with a twist”的设计理念而倍受赞誉,使之重新焕发了魅力,Alber的女装设计通常会以色彩或其他独特的细节变化来表现女装标志性的优雅。
 


Alber简单、女性化的服装设计不得不让人想起Lanvin在1920年代的设计,这也受到了各路时尚媒体的称赞。
 
在回顾他的职业生涯时,《WWD》写道:“他优雅、极具女性魅力的设计和令人赞不绝口的时装秀无不表达了他的狂欢精神,使Lanvin迅速成为巴黎的顶级时装屋。”《Vogue》知名时装评论人Suzy Menkes2005年评价Alber:“ Elbaz是每个女人的宠儿,其中包括Nicole Kidman、Kate Moss、Chloe Sevigny、Sofia Coppola等明星都被他俘获。”
 
Lanvin的业务也随之增长,从2005年到2007年公司收入在两年内增长了60%。然而,在2015年10月,Alber认为公司缺乏战略性投资,与公司大股东王效兰发生分歧后从Lanvin 离职。Lanvin的销售额也随之下降,中国复星时尚集团最终于2018年收购Lavin。
 
2019年,Alber开始与历峰集团合作开发了自己的品牌,这是历峰集团首次涉足新兴品牌,也是Alber的卷土重来之作。然而,品牌才刚刚开了个头,Alber就确诊新冠肺炎,在与病毒抗争三周后于近日去世。
 

03

曾为美妆品牌设计


在时装界极负盛誉的Alber也活跃于美妆行业,曾为多个品牌设计化妆品和香水。在任职Lavin期间,Alber与香水制造商Domitille Bertier合作,为独立自信的女性设计了一款香水“Lanvin ME”。这款香水也是为了搭配Lanvin服装而生,于2013年4月正式上市,是Lanvin家族中最珍贵的香水产品。
 
Alber说:“ Lanvin Me不仅是一种香水,它的每一个成分都在讲述着一个故事,是迷人的感官旋律。”
 


2013年,Alber与一直关注时尚界动向的兰蔻合作,开始他的第一个美妆设计项目“Lancome Show by Alber Elbaz”限量彩妆系列,集中于睫毛膏、眼影、假睫毛等眼部彩妆,包装设计上的彩绘无不彰显着Alber俏皮经典的设计风格。Alber为该系列设计了绘本,还构思了一部动画短片。兰蔻十分欣赏Alber在洞察女性特质的天赋,这完美贴合了该品牌让每位喜爱兰蔻的女性更加美丽幸福的品牌观念。
 


最近在中国市场十分活跃的馥马尔出版社也曾邀请Alber设计香水。品牌创始人Frédéric Malle与Alber在巴黎讨论合作时谈论了失败、成功和人生哲学。Alber感慨道人们应该多一些信仰,于是两人决定一起创作一款名为“superstitious(摩登信仰)”的香水。
 


这款香水由馥马尔香水出版社调香大师Dominique Ropion精心调制,以醛花、玫瑰、茉莉描绘高级礼服的精髓。Frédéric与Alber将高级时装精神与纯真香氛文化结合,瓶身设计以黑色为主色致敬巴黎高级时装,Alber手绘金色之眼和“superstitious”字样点缀其中。虽然该香水回归了经典香水领域,但Frédéric认为这是成品香水无法给人摩登体验。该款高定香水已于今年年初登陆中国市场。
 
Alber的突然离世不仅让时尚界失去了一缕灵魂,也是以色列的重大损失。目前,Alber已在家乡下葬,与他的父母一起长眠于霍隆公墓。

关注化妆品财经在线官方微信

行业动态 抢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