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01-24
  • 阅读量:2735
  • 来源|化妆品财经在线
  • 作者|彭适

14批次化妆品检出禁用原料,添加“抗生素、激素”成重灾区。监管趋严、处罚力度加大下,化妆品店切勿抱着“侥幸”心理,继续销售那些快速见效、来历不明、“从头治到脚”的违规产品。

近两年,为了形成差异化优势,不少化妆品专营店都开始引进美白、祛痘、修复等功效型护肤品,聚焦于问题肌肤顾客群体。增强门店竞争力是好事,但美白、祛痘护肤品由于其特殊性,也往往容易让店家“踩雷”。

 

近日,国家药监局官网发布了《关于14批次化妆品检出禁用原料的通告(2022年第7号)》(以下简称《通告》),标示为生产企业江苏娇颜芭比化妆品有限公司、品牌运营商童泰生物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生产的童泰七草修护霜等14批次化妆品,检出《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2015年版)》中规定的禁用原料。其中,多达13批次护肤类产品添加了激素、抗生素类禁用物质。

 

图片

△14批次检出禁用原料的化妆品信息(来源: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

01

追求“快速见效”

糖皮质激素的检出率持续走高

 

根据《通告》,标示产品名称为童泰七草修护霜、朵妍亿莎清肌润颜黑膜、朵妍亿莎美肌修护面膜、CBM植物净痘乳霜、蓝佧红石榴抗皱修护面膜等产品添加了地索奈德、氯倍他索丙酸酯类激素。

 

标示委托方为安徽怡人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被委托方为安徽源宇化妆品有限公司、出品为安徽怡人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朵妍亿莎清肌润颜黑膜、朵妍亿莎美肌修护面膜两款产品,地索奈德检测结果高达36.384μg/g、42.933μg/g。

 

记者了解到,地索奈德是一种具有很强消炎作用的皮质激素类药物,糖皮质激素本身抑制表皮细胞的增殖代谢,使用添加了激素的化妆品,消费者最初会觉得皮肤明显变好,一旦停用,就会出现红疹、干燥、脱皮、怕光、怕热等症状,《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2015年版)规定其为化妆品中禁用物质。

 

“糖皮质激素也称’皮肤鸦片’,如果使用面膜贴一两天就见效,效果非常好的话,皮肤变得美白、光滑、细嫩,就要考虑里面是否添加了糖皮质激素。”广东一家化妆品生产企业相关负责人告诉《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近年来,糖皮质激素的检出率持续走高,将其用在化妆品上,危害很多。

 

“它会让皮肤变薄,毛细血管扩张,产生皮肤萎缩、变薄、变黑一系列负面效果;长期使用的话,会有依赖性的激素性皮炎,对人体的机体也会造成伤害,比如高血压,更严重的还会有精神失常等严重反应。”该负责人提醒到。


02

添加抗生素

“祛痘”产品成重灾区

 

“痘痘肌”是困扰大多数中国年轻人的普遍问题,当越来越多品牌切入祛痘领域细分市场的同时,祛痘产品的非法添加问题也从未平息。此次上“黑榜”的祛痘产品成重灾区,多添加了抗生素类禁用物质。

 

《通告》显示,标示产品名称伊莎薇雅清痘净肤啫喱、CBM草本净痘原液、乐佰琦祛痘修复凝露、韓聖伊薰衣草祛痘原浆液、POPO痘后修护霜3、junge Ruder年轻标志祛痘水、TY祛痘精华液检测出甲硝唑、氯霉素、克林霉素、环丙沙星、咪康唑、西替利嗪、林可霉素等抗生素类物质。

 

更有甚者,一款产品会添加多种禁用物质,抗生素、激素一起上。如标示生产企业为汕头市雅蒂化妆品有限公司、研发为香港天丽国际美容集团有限公司的TY祛痘精华液,检测出林可霉素达10.45μg/g、克林霉素达6399.2μg/g、地索奈德达0.3μg/g,邻氨基苯酚达0.25%。

 

《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了解到,人体长期接触含抗生素的化妆品,易引起接触性皮炎、抗生素过敏等症状,且易产生耐药性。同时,药物残留还可能导致过敏反应等。《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2015年版)明确规定该类成分为化妆品中禁用物质。

 

“祛痘产品中非法添加抗生素等违禁成分,虽然短期内可起到效果,但长久会对皮肤甚至身体健康造成很大危害。”上述广东某化妆品生产企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化妆品卫生监督条例》和《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都对禁限用物质作了明确规定,“抗生素”是药品,不能添加到化妆品中。

 

“抗生素大量不规则使用,会使造血系统产生严重不良反应。如果化妆品店家销售了该类产品,也会承担受到相应处罚的风险。”他强调,化妆品专营店在引进祛痘类产品时需要谨慎关注来源,挑选正规的品牌和商家。

 

03

黑心厂家利用“院装”添加激素

别销售那些“从头治到脚”的产品

 

“在CS渠道,一些夫妻老婆店、特别是带后院的店中,某些不知名的产品添加激素、抗生素,甚至一度成了公开的秘密。”一位代理商告诉《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据他所知,一些黑心厂家在生产产品时,会做类似美容院的“客装”和“院装”两种包装产品,“客装”往往不会添加禁用物质,用做前店的销售,也可以避开监管,而大瓶的“院装”产品则会添加激素、抗生素,消费者在做后院体验时,几次之后就能明显感觉到皮肤变化。

 

这种做法,会让消费者”误以为”前店的客装产品也是有同样效果的,通常就会购买。“这也是为什么有的消费者觉得一款产品在店里有用,自己回家用就没效果了,不少消费者会以为是店家的服务手法起到了作用,其实产品不同才是关键。”上述代理商谈到。

 

前文提到的广东某化妆品生产企业相关负责人也告诉记者,不法厂家可以通过“加的量少”和“经过处理把糖皮质激素的一些刺激性和检测峰值消掉”等方法来逃避国家机构的检测。

 

“一些黑心品牌刚开始切入CS渠道,需要用效果打开销路,这方面只要客户有需求,一些小作坊工厂都能够满足。”该负责人表示。

 

“也有胆子大的,宣传一款化妆品能够’从头治到脚’,上到皮肤长痘,下到脚气,5瓶、10瓶的号召消费者购买,这种不仅是虚假宣传,产品里面到底添加了什么,明眼人都知道。”一位化妆品职业经理人告诉《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

 

在他看来,不少代理商、门店之所以抱着侥幸心理“纵容”这类产品的存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正说明了CS渠道需要真正有功效的产品来留住客源的痛点。


“连锁店很少这样,往往是一些夫妻老婆店、县城乡镇小店会引进。”一位化妆品专营店店主在接受《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连锁型化妆品店往往有专业采购团队,引入一款产品会经过考核筛查,如果引进问题产品,会砸了自身门店的招牌,也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与健康。

 

“关于’激素化妆品’,一句话就可以提醒店家和消费者——不要引进或购买非法生产的、过大宣称效果的产品。”他强调。

 

根据《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化妆品生产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国家药监局要求广东、湖南、江苏、福建、安徽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对上述14批次不合格化妆品涉及的注册人、备案人、受托生产企业依法立案调查,责令相关企业立即依法采取风险控制措施并开展自查整改;各省(区、市)药品监督管理部门责令相关化妆品经营者立即停止经营上述化妆品,依法调查其进货查验记录等情况,对违法产品进行追根溯源;发现违法行为的,依法严肃查处;涉嫌犯罪的,依法移送公安机关。


随着化妆品新监管时代的到来,备案注册化妆品需提交功效宣称评价,一款化妆品诞生“成本”增加的同时,不法产品的违规犯法成本也在提高,相信良币早晚会驱逐掉劣币。

推荐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