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04-29
  • 阅读量:3459
  • 来源|化妆品财经在线
  • 作者|李思杨

2022年第一季度,丽人丽妆营业收入首次出现下滑,净利润也下跌超七成。丽人丽妆部分运营品牌转变销售模式以及疫情对供应链的冲击,是业绩下滑主要原因。

丽人丽妆日前发布2022年第一季度业绩报告,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收入约7.15亿元,同比下降5.34%,这是丽人丽妆近五年来首次出现营业收入下滑的现象。

财报还显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1269.57万元,同比下降71.4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1174.60万元,同比下降73.05%。基本每股收益0.03元,同比下降71.29%。
 
图片
 
01
电商零售业务收入同比下降11.25%
新销售模式受MCN机构冲击
 
丽人丽妆的营业收入构成由电商零售业务、品牌营销运营服务、其他业务构成,2021年的收入分别为38.72亿元、2.17亿元、0.66亿元,其中占据主导地位的电商零售业务收入同比下降11.25%,丽人丽妆的营收水平取决于当年零售业务的发展状况,因此也会随之下降。
 
对于营业收入的下滑,丽人丽妆称,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公司运营的旁氏、凡士林品牌在2021年一季度为经销模式,今年一季度为代销模式,电商零售业务模式也转变为品牌营销服务模式,模式的转变导致营业收入下降。
 
经销模式下,对代运营商的现金储备、仓储物流和库存管理能力有较高的要求,但代运营商拥有更大的自主空间,从而把控商品的渠道、价格,形成服务壁垒。
 
对于代销模式而言,虽然通常被认为是更有利于代运营商的业务模式,但随着电商直播爆发、网红经济起飞,也迎来了MCN机构的入侵。
 
MCN机构业务包含两大部分,一是全服务模式,相当于自营电商,一种是平台服务模式,旗下网红为品牌方“带货”或提供营销广告服务,这相当于代运营服务中的代销模式。MCN机构和直播带货的兴起,对传统代销造成不小的冲击。
 
02
疫情冲击供应链
一季度毛利额下降,资产减值损失上升
 
丽人丽妆方面还表示,自2、3月份以来,上海及部分其他省市由于受到疫情的影响,物流供应链影响及消费者需求下降,也导致一季度营业收入有所下降。同时,由于一季度毛利额下降和资产减值损失上升,也促使净利润大幅下滑。
 
财报显示,由于公司第一季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减少,且收回了部分往来款,导致公司货币资金和应收账款下滑近三成。而预付款项上涨超一倍,主要是公司为应对疫情需准备相应的货物而支付的购货款项所致。
 
自从上海疫情封控以来,各行各业都按下了暂停键。从3月初开始,多地快递物流出现了阶段性延缓甚至中断,国内部分地区路段因疫情被封锁。化妆品行业大多属于受影响最大的内资内贸制造企业,此外对供应链、外贸的依赖度也极高。因此,从原料到研发、制造再到物流、零售,化妆品行业的各个环节都遭受着巨大冲击。
 
图片
 
记者还发现,丽人丽妆一季度营业外支出也较上年上涨超一倍,丽人丽妆在财报中解释是报告期内公司对外捐赠较多所致。
 
图片
 
据悉,从3月上海疫情开始以来,丽人丽妆注重员工关怀管理,为物资紧缺的员工闪送物资,员工作为志愿者参与支援街镇社区的疫情防控,面向学校、医院、社区街镇开展了一系列物资捐赠活动。作为上海本土企业,丽人丽妆在顶住经营压力、保持稳健经营的同时,也积极主动地承担起企业的社会责任。
 
03
股价今日跌9.63%
市值较巅峰期缩水超170亿
 
截至今日(4月28日)收盘,丽人丽妆股价跌至12.86元,跌幅9.63%。总市值51.7亿元,相比于巅峰时期的222亿元,缩水了超170亿元。
 
图片
 
股东信息方面,丽人丽妆董事长黄韬的股份状态目前仍有112万股被冻结,其持股总数约1.34亿,持股比例33.33%。
 
图片

据悉,公司于2021年7月13日收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黄韬的通知,其因个人与配偶翁淑华离婚纠纷,向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该等诉讼目前不涉及财产分割,翁淑华因此提起财产保全申请,导致黄韬持有公司股份的112万股被司法冻结。受此事影响,当时丽人丽妆3天市值损失超过13亿元。
 
2021年9月29日,丽人丽妆首发上市限售股票解禁后不久,公司的股东接连发布减持规划。此后不久,丽人丽妆两大股东Milestone和Asia-Pacific因自身资金安排,拟减持丽人丽妆的股份不超过120万股。

今年1月21日,丽人丽妆又一股东发布减持计划。上海丽仁创业投资合伙企业及其一致行动人上海丽秀创业投资合伙企业,合计持有丽人丽妆的无限售流通股44553723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1.08%。因自身资金需求,丽仁、丽秀拟减持丽人丽妆的股份分别为不超过8040600股、3848700股。

推荐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