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05-06
  • 阅读量:2151
  • 来源|化妆品财经在线
  • 作者|朱胜前

品牌方将产品授权给TP运营,不料却被“造假”,这背后也暴露出药企跨界美妆的管理乱象。

近日,杭州中院在微信公众平台发布《杭州法院2021年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十大案例》中提到一起侵权事件,5名涉案人员因侵犯“修正”品牌知识产权,被判处五年二个月到十一个月不等,罚金总额高达1669万元。
 
值得关注的是,在此起案件中,该团伙曾拿到品牌方授权经营官方旗舰店。
 
01 
拿到修正品牌方授权
“官方旗舰店”公然卖假冒精华液
 
据公布消息,靳某经修正品牌方授权在网络购物平台上经营官方旗舰店,在经营过程中为谋取非法利益,未经许可擅自委托被告人李某、曹某某生产假冒“修正”商标的产品,并在官方旗舰店销售,涉案金额达2520万余元。
 
2019年3月至12月,靳某擅自未经注册商标权利人许可,委托李某、曹某某生产假冒的修正牌烟酰胺精华液产品。2019年5月至9月,李某等人将部分烟酰胺精华液灌装工作分包给被告人许某某,许某某在未取得注册商标权利人许可的情况下,利用曹某某等人提供的原料、玻璃瓶、包材等制假材料,安排人员生产灌装假冒的修正牌烟酰胺精华液。
 
被告人靳某将上述假冒的修正牌烟酰胺精华液通过线上(天猫修正旗舰店)、线下(厦门君大科技有限公司等)等渠道进行销售,销售总量200余万瓶,销售金额2520余万元。
 
还有一名被告人冯某因指使他人作伪证,其行为已构成妨害作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个月并退缴在案的违法所得及涉案财物均予以没收。其余四名被告人靳某、李某、曹某某和许某某均因犯假冒注册商标罪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500万元;有期徒刑三年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15万元;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5万元;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9万元。
 
在提到为何会将此案件作为典型案例时,杭州中院党组成员、副院长邵景腾表示,“加大对侵害知识产权行为的惩治力度,是优化法治化营商环境的重要内容。”
 
图片
图源:杭州中院
 
在公开的案情中还提到,“此外,2019年9月17日,被告人靳某曾就销售假冒的修正牌烟酰胺精华液,向吉林修正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赔偿200万元。”通过企查查搜索“吉林修正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发现该公司已注销。
 
在国产普通化妆品备案信息中查询“修正烟酰胺精华液”,显示备案标号为“浙G妆网备字2020004053”,生产企业为“杭州千岛湖修正健康科技有限公司”,在该企业的品牌logo下写着“修正药业集团”。而在上文中所提到的吉林修正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主要人员中,有一位名叫李艳华的人同样是修正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主要人员。可见,三者之间存在一定关联。
 
图片
备案网截图
 
但为何企业方明知产品被假冒生产,却还让该团伙能在9月至12月继续销售有关产品,其中企业自身监管的失职值得品牌方深思。
 
02
图片
药企“贴牌”做美妆
消费者已不再买账?

目前,在天猫搜索相关店铺,有两家店铺与上文提到的授权店铺有关,一家名为“修正旗舰店”,另一家是“修正官方旗舰店”。
 
图片
 
《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注意到,在天猫商城修正旗舰店中,液态精华销量排名第一的就是烟酰胺精华液,月销2万以上,宝贝评价在9万条以上。
 
图片
 
而在天猫“修正官方旗舰店”未找到和烟酰胺精华液相关信息。
 
从搜索结果来看,修正旗舰店主营业务为护肤品,业务包括祛斑美白、抗痘系列、抗皱系列和护发保养等,单品价格区间在29.9元到159元之间。

图片

而修正官方旗舰店除了售卖护肤品,也售卖修正旗下的保健品牌,涉及增强免疫力、补充维生素、骨骼健康和视力营养等。在全部商品的销量方面,排名比较靠前的有修正维生素E、修正蓝莓叶、修正酸枣糕和修正芦荟软胶囊等保健产品。
 
图片
 
记者询问修正旗舰店相关人员是否知道关于之前曝出售卖假产品一事时,商家给出的承诺是“本店铺有授权,且不会出现假货”。在问到“是厂家直营还是授权店铺时”,商家的答复是“没有必要了解”。
 
修正药业集团于2006年成立修正药业集团日化有限公司,主营业务为生产研发化妆品,隶属于修正药业集团。但据企查查公开资料,该企业现已注销。
 
图片
 
通过国家药监局查询在修正旗舰店销量较高的茜妃祛斑霜和水茹肌美白祛斑精华液产品备案信息,发现生产该产品的分别为广州市白云区茜妃化妆品厂和广州明辉化妆品有限公司,从现有资料来看,未找到这两家企业与修正的资本关联。
 
在小红书搜索修正相关推荐,搜索结果涉及修正育发液、修正烟酰胺精华、修正痘肌修复凝胶以及凝肌透白淡斑霜等多款产品。
 
对于修正旗下明星产品烟酰胺精华液,消费者评价毁誉参半,有网友评价用处不大,也有网友对此产品表示推荐,还有网友评价“修正药业和修正化妆品没有半毛钱关系。”
 
图片

有网友在使用一个月修正凝肌透白淡斑霜后表示,“没用”。对于上文所提到的育发液,也有部分网友持怀疑态度。
 
图片

不只有修正,还有一些国货品牌也被吐槽“贴牌做产品”,如仁和匠心、国药集团淡斑霜和北京同仁堂祛斑霜等。
 
图片
小红书上消费者吐槽
 
可见,随着互联网的普及,消费者可以轻松获取产品的相关信息,以往借助大品牌,老品牌的名气来售卖产品的渠道已经越来越小,消费者也不再买账。如果老品牌一直借助他人生产,贴牌售卖,没有构建自己的技术壁垒,或许多年来积累的声誉也会逐渐崩坏。

推荐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