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3-06-26
  • 阅读量:28078
  • 来源|化妆品财经在线
  • 作者|朱聪

由新原料、新技术为原点,深入到成分、配方、科学,构建真正的品牌叙事。

故事要从西非塞内加尔境内的撒哈拉沙漠说起。

20年前,美国新泽西州立大学的植物学教授Dr. James Simon来到这里寻找药用植物资源,因高温干燥而发红干裂的皮肤,在喝了当地居民给的小花风车子茶水后得到了舒缓。

△只出产在西非撒哈拉地区的小花风车子

在几乎滴雨不下,长达八个月的沙漠旱季中,小花风车子竟能轻松撑过,极端的环境,造就了小花风车子极为顽强的生命力,也赋予了它强大的药用价值。

△国际著名植物化学家、Acaderma联合创始人James Simon教授在非洲

自2000年起,Simon教授往返于实验室与非洲大陆143次,收集并分析了小花风车子不同种属、不同季节、不同环境下的样品,探索着将小花风车子应用于生命健康与皮肤领域。

通过两代人的共同努力,他和他的学生Dr. Shuting Hu胡舒婷博士运用绿色提取技术和细胞及分子生物学实验,从小花风车子叶片中1000+化合物中,分离出一系列功效型多酚或多酚类糖苷类专利结构Seh-HawEX®,并获得了美国专利(US 8642769B2)。

他们首次在人原代表皮细胞模型中验证了小花风车子黄酮苷Seh-HawEX®具有强效的抗炎、抗氧化和修复功效,这意味着其在护肤领域的无限潜力。两代科学家决心一同把小花风车子,这个来自沙漠的生命奇迹,带入护肤品领域,让皮肤细胞自己发挥修复能力,抵抗外界的伤害。

△发表于SCI期刊《Molecules》上的全新科研论文“Kinkéliba(CombretumMicranthum)Leaf Extract Alleviates Skin Inflammation:In Vitro and In VivoStudy”(“小花风车子叶提取物减轻皮肤炎症:体外和体内研究”)

他们发表了十几篇科学论文,希望向世界传播小花风车子的巨大商业潜力。但即使过了十年,也没有这样的机会出现。


直到2018年底,通过丝芙兰加速器的孵化,一群科学家们的努力开花结果,源自学术界前沿科技的功效护肤品牌Acaderma诞生。

01
一群科学家们创立的品牌

Acaderma的首席执行官胡舒婷博士是一位屡获殊荣的华人化妆品科学家。

她专攻植物化学和皮肤生物学、已发表10篇SCI学术论文,26岁就获得了生物科学博士学位,是首位获得美妆界诺贝尔奖之称的IFSCC奖项(2013年)的华人科学家(击败了欧莱雅、资生堂和其它大品牌的科学家),也是首位入选美国丝芙兰加速器的亚洲创业者。

△Acaderma联合创始人Dr. Shuting Hu胡舒婷博士

当被问到Acaderma与其他护肤品牌的区别是什么?

胡舒婷博士说,“首先,我们是一个科学家创业的团队,成员都是从事皮肤科学、药物化学、药理学、植物药物等领域的研究,有些还有新药开发的经验。然后,我们拥有开创性的技术和独家高品质成分,这些成分经过严格测试并得到独立临床试验的支持。”


“我们是一群有情怀的科学家,不想要优秀的科技成果只是停留在论文里,希望发挥出它们真正的价值,通过产品和品牌让技术普惠大众。也希望能成为一个案例,鼓励更多的产学研转化。”在谈及品牌初心时,胡舒婷博士向CBO记者这样说道。


从西非到东亚再到南美,这群科学家们走遍全球各个角落,寻找尚未开发的植物,并通过位于新泽西州的活性成分实验室,用前沿的科技发现新的植物多酚,并研究其生物活性以开发更多的活性物质。对于某些成分,他们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这样做的品牌。


比如上文提到的小花风车子,虽然这个在西非沙漠中司空见惯的灌木已经被当地人当做茶水或制成药草擦拭皮肤使用了几千年,但Acaderma是第一个把它做成护肤品——绿洲精华的。跨越亚非美洲,Acaderma把撒哈拉沙漠“生命之茶”变成一瓶一瓶现代化工业量产的精华液,送到了消费者的梳妆台上。


整条供应链也做到了100%可持续。从原材料的纯净种植、可持续采摘,飞跃6000km从沙漠腹地运输到新泽西州,经过实验室和提取工厂的质控,到分子级筛选分离提纯扩大化量产的全过程,再到配方的开发、测试以及临床双盲测试验证产品功效,整个过程都严格践行绿色纯净标准,确保整个生产链的绿色。

Acaderma的创始科学家团队也毫无保留地将这些知识、技术和成分的溯源与大家分享、透明地呈现。

02
构建独家原料和提取技术壁垒

「王牌成分」对于品牌来说,是与用户非常重要的沟通触角,Acaderma自己就是独家原料的唯一供应商。


为了开发更多新颖、有效、安全的原料,Acaderma不依赖原料供应商,建立了独家成分筛选和评估系统,以分离和提取经科学和临床证明可针对不同皮肤问题的活性物质。

品牌专有的提取和层析技术可最大限度地发挥成分的活性和功效,同时在整个提取和纯化过程中不使用化学溶剂,避免环境污染,最后,使用人造皮肤模型代替动物实验(前者非常娇贵难养,成分高昂,但结果更精确可信),在零售之前,通过第三方进行随机双盲临床试验来评估安全性和有效性。

截至目前,在品牌的原料库中,5大专利原料构建了坚实壁垒,每一款产品都经过了大量的细胞和临床实验,验证了其作用机理和效果。


除了小花风车子主导的绿色绿洲精华,Acaderma还有针对不同皮肤问题的多款精华。


比如,从圣女果中发现的专利成分ProPhagy®是一种独特的黄酮,被发现可以诱导细胞自噬,清除糖基产物(AGEs)引起的炎症等导致的皱纹和细纹。该成分可以在黄色瓶身的月光精华液(Lunar Glow)中找到,“我花了一年时间设计和测试帮助ProPhagy®渗皮输送系统更有效,”胡舒婷博士说,“在我研究过的1000多种材料中,它是最有效、最稳定的成分。”

科学家团队从芝麻油不易氧化的现象中汲取灵感,研究并提取了独家成分芝麻木酚素SesaHelio®,它拥有令人惊奇的抗氧化能力,被用来代替维生素C和E作为抗氧化剂使用到了粉色的盈透精华(Invisible Shield)中。

用于平滑皮肤的紫色瓶身时空逆龄精华(Chrono Warp)含有独家成分FolinAGE X®(一种源自挪威云杉的植物活性成分);

蓝色瓶身星光淡斑精华液(Star Light)中采用了她在IFSCC获奖的淡化斑点成分,即MELAMORIN®桑根多酚。

03
科学有温度
实证精神成就不堆料的温柔猛药

Acaderma品牌名称由Academia+Dermatology(学术研究 + 皮肤科学)的缩写组成,这意味着“使用学术界发现的技术来解决皮肤问题”。


作为来自学术界的科学家,Acaderma是一个赛道上的“异类”,品牌认为:作为人体最大的器官,皮肤是一个很美妙的生命体,它有自己的力量。基于前沿科技和皮肤学逻辑,经过严格的科学验证,Acaderma希望能用创新的成分触发皮肤内在的修复和新生的力量,以一种可持续的方式,让皮肤更加健康,而不是追求一夜见效或快速起效。


因此,在开发产品的思路上,不是简单地堆叠成分,而是从细胞和分子生物学层面去寻找通路,基于对皮肤的生理结构和需求的理解,独家专利成分+纯净卓效的配方开发产品。

从科学家角度出发,化妆品不只是单一成分的构成,是相互的协同作用,还包括量效关系,彼此配伍与体系结构等。

“我们不追求单一成分的高浓度,而是把强大的成分融在一起,因为我们有能力把这些强大的成分都融入一瓶产品中。”Simon教授认为,在设计配方时,不仅要考虑主打成分能够解决什么问题,还要考虑怎么样让皮肤利用吸收这个成分,怎么样让配方稳定有效,怎么样让产品适合不同肤质使用。


品牌建立了九大无添加原则,不添加对肌肤无用或争议性成分,不会添加任何不必要或刺激性的成分,比如香精香料色素等。

科学为本的前提下,「先锋成分」+「高效配方」打造的温柔猛药,是Acaderma写下的「科学情书」。

04
科学家的浪漫与责任:“让我们成为那个人”

在全球市场上,科学、纯净、可持续、社会影响力是一种流行的方向。比如,2023年上半年,资生堂和欧莱雅两大美妆巨头同时朝着皮肤科学转型。在国内市场上,功效成分、科学验证、安全性等是消费者关注的重点,且对于“成分浓度”的狂热降温,“配方党”开始占上风,给理性功效品牌腾出市场空间。

交叉了国际和国内市场趋势的结合体——Acaderma品牌无疑在中国市场上具有独特性和先进性。

但中国市场最大的问题:水大鱼大,如何找到更多认可自己的人;新成分的市场教育需要花时间且链路长。

“因此,我们尤其突出自己的特色和优势,坚持自己的理念和风格,并且用科学和情感去打动消费者。”胡舒婷博士表示。

比如,在中国市场上,化妆品不能直接宣传“抗炎”功效,只能通过发表学术论文或者用更贴近消费者的语言来传达产品带来的好处。

比如,在天猫国际上开直播的时候,不仅会分享知识,还会现场做实验的方式展示产品的抗氧化等效果。

此外,品牌自带的“科学家DNA”贯穿产品设计、线下门店设计,展现科学家的专业和浪漫。 


产品最外层的纸质包装,都用大豆油墨印刷着实验室中最常见的“科学图谱”。

首个亚洲线下专柜的设计“灵感也围绕着实验室转。”

品牌坐落在中国香港金钟太古广场Pacific Place 2/F Harvey Nichols二楼的专柜,有着鲜明的实验室风格。

随处可见的试管和烧杯及实验容器,复刻着科学家们在在几十年的科研生活中,日复一日的实验历程。Harvey Nichols是英国创立了近200年的百年老店,在出售一线奢侈品的同时,热爱发掘高品质的小众品牌。

创业到现在,消费者发自内心的肯定和反馈是“支持Acaderma向前的最大的动力。”

截至目前,Acaderma所有的渠道都是直营,就是为了想要找到最核心的用户,了解他们对产品的反馈和建议,也想知道哪些成分和功效真正打动了他们,为什么喜欢和购买产品。”

因此,进入中国市场的首个线下专柜选择落地精品零售渠道,也是为了吸引愿意花时间体验和倾听的客户——一群“科学护肤知识分子”。

“我们的很多客户都很喜欢这样的体验方式,他们觉得很专业、很真诚、很有情怀。有些客户甚至一下子就买了全套的产品。”

除了帮助人们皮肤更加健康,Acaderma还有个更崇高的愿景。

“作为一线科研人员,我们希望通过科技让肌肤和世界都更加美好。让科研成果发挥真正的价值,把科学护肤的理念和坚持探索的情怀传递给每一个相信智慧成就美丽的用户,就是Acaderma存在的意义。”

因为小花风车子,他们亲自去过非洲多次,见过那里的人们,被他们的乐观、坚强、努力所感动,希望通过自己的力量,让这些生活在贫困和艰苦中的人们也能看到希望和未来。

他们与非洲当地的NGO(非政府组织)合作,采购他们的产品,为当地妇女提供农产品加工及开发相关教育和工作机会。目前,正在帮助5个非洲国家(塞内加尔、加纳、卢旺达、南非和赞比亚)超过4000名妇女农民通过可持续发展农业增加经济收入,改善生活条件。

Acaderma还很年轻,背后的由创始团队所坚持的科学探索,已过20个年头。

“希望十年后我还在做着同样的事情”,胡舒婷博士希望,自己能和团队一起,持续将前沿的学术界科研成果创造出真正的实用价值。


未来品牌五问五答


胡舒婷博士:最在乎的用户的真实反馈,哪些是他们喜欢的,哪些我们能继续提升和改进……我们不希望被冰冷的数据局限,因为品牌、品牌背后的人、相信品牌的顾客,都是有血有肉有情感的。


胡舒婷博士:怎样找到更多喜欢我们的人,让他们相信和认可我们的理念、成分、产品。尤其是在一个快节奏的护肤赛道,如何找到快和慢的平衡,因为做品牌很多事情就是慢慢来。


胡舒婷博士:对坚持的事业的热爱。创业本身是一条艰难的路,会面对无数的挑战、质疑和困难,从0开始的每一步本身就是极大的风险。但这份热情是内在的动力来源,能激发创业者的满腔热情,和坚持下去的决心和勇气,并且逼着自己提升解决问题的能力,从而创造更大的未来。


胡舒婷博士:居里夫人,我最喜欢的女性科学家,她一生的研究不仅仅是推动了科学的进步,对社会也带来同样深刻的影响。我曾经专门带着鲜花去巴黎的先贤祠拜祭了居里夫人之墓,很想和她聊聊,她是如何在逆境中依旧相信和坚持自己的理想。


胡舒婷博士:希望我们还在做着同一件事情,坚持同样的梦想。


推荐阅读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