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3-12-13
  • 阅读量:7703
  • 来源|化妆品财经在线
  • 作者|史润梅

宝洁的麻烦,远不止一个尼日利亚。

近日,外媒报道,宝洁为了应对在尼日利亚具有挑战性的经济环境中以美元计价的业务经营困难问题,决定终止其在尼日利亚的实地生产业务,将尼日利亚变为纯进口市场。
 
宝洁公司首席财务官Andre Schulten在摩根士丹利全球消费者和零售会议表示,宝洁在尼日利亚的运营和创造美元的价值越来越困难,以尼日利亚的调整来优化和推动投资组合,帮助其专注于更有潜力的市场。
 
尼日利亚2023年的经济环境对企业来说非常艰难,由于取消燃料补贴和汇率波动等政策改革,导致运营成本增加。这种环境已经导致一些跨国公司,包括联合利华尼日利亚、葛兰素史克(GSK)和埃文斯医疗(Evans Medical)、赛诺菲(Sanofi)等企业,重组其业务,或退出部分市场,或停止进口特定产品,以应付外汇短缺和汇率不稳定的挑战。
 
尽管尼日利亚为宝洁85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097.73亿元)的投资组合贡献了5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59亿元),但该公司在尼日利亚面临持续的挑战,包括计划在2018年关闭一家大型生产工厂,并在2021年大幅裁员。预计停止尼日利亚的生产在销售额或盈利能力方面对集团资产负债表的影响可以不计考虑。

01
业绩增长乏力,“重组+减值”来救

CBO了解到,退出尼日利亚的决定,关乎宝洁最新的“瘦身”计划。宝洁表示将会在未来两年内承担25亿美元的重组和Gillette吉列减值费用。宝洁表示,在截至12月31日的本季度,将对2005年收购的吉列业务计提1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3.26亿元)的税前非现金减损支出。其中的10亿至1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1.74亿元至107.61亿元)将用于集团的重组,除了将尼日利亚变为纯进口模式外,还包括剥离阿根廷的织物和家庭护理业务的决定。


此外,宝洁发布的文件显示,由于吉列贴现率(指票据持有人在票据未到期时,为获取现款而向银行贴付一定利息的票据转让)较高,从而导致吉列无限期无形资产的估计公允价值减少。因此,宝洁表示将对收购吉列公司时获得的无形资产,计提1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3.24亿元)的非现金减值费用。
 
2005年,宝洁用57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089.52亿元)收购吉列,此后在吉列的助攻下,宝洁打开了印度在内的许多新兴市场,也拓宽了宝洁的全球市场版图。彼时的吉列为全球剃须刀行业的主导者,然而随着Dollar Shave Club等新品牌以更低的价格进入市场以后,吉列的表现不如从前。

纵观宝洁这几年的财务表现,重组和减值其实是为了打破宝洁业绩持续疲软的僵局。宝洁集团2023财年(2022年7月1日—2023年6月30日)的净销售额为82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883.09亿元),同比增长2%,增速低于前三个财年(2020财年、2021财年、2022财年分别为5%、7%、5%)。净销售额的增长是由于9%的定价提高和1%的有利组合带来的,排除收购和剥离以及外汇的影响,有机销售额增长了7%。

然而宝洁2023财年销售额的增长主要依靠涨价,但是换来的是销量的下降。分业务来看,医疗保健、织物和家庭护理、婴儿、女性和家庭护理以及美容的净销售额有所增加,理容的净销售额减少,从地区来看,欧洲、大中华区、亚太区、IMEA和北美的销量均有所下降,只有拉丁美洲的销量呈低个位数增长。

为了应对业绩增长疲乏,除了在重组和减值外,宝洁在业务部门的调整和人事变动也早有动作。去年3月,成立新专业的美容部门,今年6月,宝洁又任命了Colin Walsh为新成立的专业美容部门的负责人。宝洁方面希望通过成立专业的美容部门来帮助宝洁重拾高端化,同时这次任命也可以看出,宝洁迫切希望改变当前的困局,实现美容业务的进一步增长。

02
中国市场下滑,形势不容乐观

最新公布的2024年第一季度的财报显示,大中华区销售额同比有机下降6%,成为当季唯一出现下滑的市场。除此之外,宝洁旗下部分品牌表现也不太乐观。
 
2024年Q1(2023年7-9月)美容业务部门获得3%的增长,但该业务板块为所有业务板块中增速最低的板块,同时该部门还是集团唯一一个净利润出现下滑的部门。宝洁就业绩下滑作出解释,“由于SK-II的销量下滑的负面影响抵消了部分产品增长和定价提高带来的销售额增长”。这不是SK-II第一次被点名,在2021、2022财年财报中,宝洁均提到了SK-II业绩出现下滑。
 
 
当然,SK-II在中国的市场表现也是如此,疫情前SK-II在中国被视为高端护肤品的代表之一。然而随着疫情的冲击,国货高端品牌的崛起,加上国民因日本核污水排海事件对日系品牌的抵制,SK-II在中国的日子显然是不好过的。此外,近两年来,宝洁旗下护肤品牌Snowberry、OPTE、Fist Aid Beauty三大美妆品牌先后退出中国市场。今年10月,有消息称宝洁正考虑以1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1.74亿元)出售沙宣中国业务,而宝洁相关负责人回应,不对此类揣测信息予以回应。
 
为了挽救中国市场,宝洁在去年就对大中华区的人事做了调整,在宝洁任职25年的的许敏被提职任命大中华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今年年初,为了强化其供应链优势,许敏宣布将把国际贸易供应链控制中心从欧洲迁至广东,负责RECP、“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等市场的进出口业务管理服务。
 
宝洁首席财务官Andre Schulten在摩根士丹利全球消费者和零售会议上表示,中国作为宝洁重要市场,美容品类在中国市场仍然面临着压力,考虑到中国宏观经济的压力,不会像人们预期的那样的强劲复苏,而是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回到积极的增长轨道。而对中国未来的计划,他表示,在中国的团队需要做的是了解投资组合的每一个元素,审视投资组合结构,包括美容业务、纸品业务和家居护理业务。需要做好准备应对消费者的需求、消费能力和购物行为等变化。
 
作为一家全球消费品集团,宝洁需要解决的危机不是一个也不是一时的,这需要集团持续地调整和布局,宝洁的重组和减值计划,能否助其脱困,CBO将持续关注。

推荐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