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01-29
  • 阅读量:10750
  • 来源|化妆品财经在线
  • 作者|秦空

Westman Atelier迷你产品在丝芙兰的增长率高达153%。

近期,化妆师品牌Westman Atelier携手丝芙兰,推出Face Trace迷你修容棒,进一步抢滩亚洲市场。这个由传奇化妆师Gucci Westman创立的品牌,在成功涉足奢华护肤品市场后,开始将重心重新放在入门级价位产品上。

该品牌的创始人Westman才华洋溢,曾为美国《Vogue》《W》《Harper’s Bazaar》《AnOther Magazine》以及《Vanity Fair》等多家知名杂志创作出不少令人印象深刻的封面,她还与摄影师Annie Leibovitz、Patrick Demarchelier、Mario Testino、Michael Thompson以及Peter Lindbergh等人紧密合作。而在商业领域,Westman更是各大品牌的青睐对象,她曾为Oscar de la Renta、Missoni、Donna Karan、Estée Lauder、Gap和Ralph Lauren等美国知名品牌打造广告形象。

Westman以其擅长打造自然且独具匠心的造型而著称,她曾为Nina Ricci、Proenza Schouler、Behnaz Sarafpour、Thakoon、Peter Som、Carolina Herrera、Bill Blass和Vera Wang等品牌设计过独具特色的T台造型。

2003年,Westman受邀担任兰蔻国际艺术总监,负责代表品牌参加各类时尚和美妆活动,并为广告模特打造妆容和设计化妆品色彩系列。2008年,她又出任露华浓全球艺术总监,为新产品开发提供专业建议,并在2015年之前一直是该品牌色彩故事和趋势系列的重要推动者。2018年春季,Westman成功推出个人品牌Westman Atelier,并在Barneys New York和Net-a-Porter等全球各大零售商上架销售。

01
与丝芙兰合作,进入发展高速期

由Westman和丈夫David Neville共同创立的化妆品品牌在2023年2月份将门店数量增至252家。此外,公司还推出了三种颜色的迷你Face Trace修容棒,每款售价26美元,将在630家门店同步销售。

据品牌透露,丝芙兰的57%的Westman Atelier消费者首次购买的是迷你款(包括高光笔和腮红棒等小尺寸产品),而60%的忠实粉丝会继续购买此类产品。报道称,品牌预计2023年零售额将突破1亿美元大关。

“我们的产品线非常平衡,许多单品都贡献了巨大的销量,这是相当罕见的。”Neville表示,“棒状产品在我们的业务中占据重要地位,面部品类占比超过50%。”


他还提到,迷你产品的推出有利于吸引更多客户。“这种机会实属难得,丝芙兰的增长率达到了153%。”迷你Face Trace修容棒的价格仅为全尺寸产品的一半左右,零售价为48美元。

“任何商家都希望能在不同价格点吸引消费者。”Neville说,“在与丝芙兰的合作中,我们取得了出色的业绩,迷你产品系列的推出将有助于吸引更多(超过2000万)的美容爱好者。”

2021年,Westman Atelier首先在丝芙兰线上平台亮相,随后逐步向实体店推广。“顾客进店后往往会一次性购买我们品牌的五六种产品。”Westman解释道,“除非产品真正有效,否则消费者不会回头购买。”

丝芙兰化妆品和香水营销高级副总裁Alison Hahn表示:“我们很高兴见证Westman Atelier在丝芙兰的成长,其迷你产品线的扩展是另一个令人兴奋的里程碑。凭借对产品配方和高档包装细节的持续关注,Westman Atelier为广大消费者提供了真正具有卓越性能的创新、高品质清洁彩妆产品。”


02
时尚界拉开职业序幕

被誉为化妆品界的皇室成员的Gucci Westman,出生于加利福尼亚,却在瑞典度过童年。Chelsea是她出生时的名字,但她在修道院里被命名为Gurucharan。Gucci后来成为了她的昵称,不久之后,也成为了她的法定名称。在她的职业生涯中,Westman以其卓越的化妆技巧和对美的独特见解,赢得了詹妮弗·安妮斯顿、安妮·海瑟薇、格温妮丝·帕特洛等一线明星的信任。

2018年春季,Westman创立了同名化妆品品牌Westman Atelier,迅速成为业界备受瞩目的焦点。以其奢华包装和高科技配方著称的Westman Atelier,旨在为消费者带来顶级化妆品体验。

Westman分享了自己的成长故事:“小时候,我并不被允许化妆,而这或许正是激发我对化妆产生浓厚兴趣的原因。我记得在我担任瑞士互惠生期间,我的母亲在时尚界担任记者,她收到了许多化妆品,却几乎不化妆。于是,她把这些化妆品都给了我,仿佛我进入了天堂。那里有迪奥和香奈儿,让我感到无比兴奋。”

“化妆这个行业激发了我的灵感,我前往巴黎学习化妆。在此之前,我曾考虑过当翻译或成为一名障碍赛选手,但最终还是选择了化妆。完成课程后,我意识到如果想要在电影行业工作,必须去洛杉矶。在那里,我结识了电影制作人兼制片人Spike Jonze,并成功引起了他的注意。在我意识到之前,我已经参与了他几乎所有广告和音乐视频的制作,最终成为了《成为约翰·马尔科维奇》的化妆师。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我在电影行业以皮肤化妆技巧闻名——如果你在这个行业,首先要学会的就是这项技能。”


谈及时尚,Westman表示:“我进入时尚界的方式有些意外。我搬到了纽约,并接受了前《Vogue》杂志创意总监Grace Coddington的采访。起初,她似乎对我并不感兴趣,但几个月后,我被邀请与几位知名摄影师一起拍摄。片场节奏很快,工作复杂,但我非常努力。当我们在机场告别时,她拉着我的手告诉我,自从发现Pat McGrath以来,她还从未见过这样的天才。从那一刻起,我的职业生涯拉开了序幕,余下的故事自然水到渠成。”

当Westman开始为Grace Coddington工作期间,兰蔻曾向她伸出橄榄枝,邀请她加入他们的团队。在兰蔻的工作经历无比珍贵,它让Westman对美妆行业有了更深入的认识。她参与了许多产品开发项目,每隔两周就要飞往巴黎与实验室紧密合作。


在兰蔻的第五个年头,Westman迎来了儿子的诞生。由于频繁的出差旅行,她不得不考虑辞去这份工作。然而,生活总是充满转机,一个月后,Westman的经纪人告诉她,露华浓对Westman产生了浓厚兴趣。后来,她加入了露华浓担任创意总监,在这里工作了七八年。

当Westman离开露华浓时,她与丈夫正在与另一家公司谈判,为Ulta打造专业产品线。谈判进展得相当顺利,Westman心想,是时候将她所有的经验和知识投入到自己的产品中,从而打造出真正属于自己的品牌——Westman Atelier。

03
更多的产品、更广的市场

关于创立Westman Atelier,她说:“在这个行业打拼多年,我意识到没有一个化妆品品牌能同时满足奢侈品类别和有机化妆品的需求。我对有机化妆品产生了浓厚兴趣。经过大约八个月的努力,我和实验室的同事们终于研制出了一种能满足化妆师工作需求的有机化妆品。我还自学了合成材料,聘请了绿色化学家,并优先考虑采用具有护肤成分的高性能化妆品。事情从此开始变得愈发顺利。”

成立于2018年的Westman Atelier,采用了一种深思熟虑的扩张方式和严谨的产品开发过程,逐步打造出一种强大的“纯净”奢侈品牌形象。这种发展模式使得公司在成立短短几年内,就获得了业界的高度认可。


Westman Atelier的成功,得益于化妆师主导品牌的浪潮,如Bobbi Brown的Jones Road和Mario Dedivanovic的Makeup by Mario。Westman和Neville将系列产品的性能和奢华定位作为有效的差异化因素,从而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脱颖而出。

这也意味着产品发布次数越来越少,间隔时间也越来越长。Westman曾与Anne Hathaway和Gwyneth Paltrow等多位名人合作过,她表示不会期望有大量的粉底,也不会在多余的类别中出现新的产品。

该品牌的价格从34美元的迷你产品到750美元的刷子系列不等,在美国的百货商店和专卖店都有经销,其中包括著名的Sephora商店。该品牌最初的6款产品主要针对底妆产品,包括Vital Skin粉底棒。2023年,Westman Atelier 推出了首款护肤产品Skin Activator,一款与韩国科学家Raymond Park合作开发的精华液,含有12种活性成分,包括四种透明质酸和烟酰胺。不太常见的成分包括发酵藻类和仙人掌提取物。

接下来,该品牌希望扩展到更多的国际市场。“我们还没有触及亚洲。”Neville说,该业务主要集中在北美,在欧洲也很受欢迎,并且将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Mecca Cosmetica合作。

皮肤护理一直是Westman Atelier的亮点,而该计划并不局限于首款产品。Neville透露,Skin Care Activator的销量远远超出了预期,这表明他们有资格继续以添加剂方式开发护肤产品。他表示:“我们计划在2024年推出更多产品。”

推荐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