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05-28
  • 阅读量:7399
  • 来源|化妆品财经在线
  • 作者|刘娟

产品的竞争是科技和原料的竞争。

近日,亿欧智库发布《2024中国美妆科技创新应用研究报告》,报告指出,大数据、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先进技术的深度融合应用,标志着中国美妆行业正式进入3.0科技时代。
 
报告中指出,在美妆1.0品牌时代(1900-2010年),品牌表现是消费者关注的焦点;在美妆2.0成分时代(2010-2023年),成分配方是消费者评判功效的依据;2023年起,伴随着国货崛起,美妆开启3.0科技时代,科技应用给用户带来安全、高效、独特的美妆体验。

2023年,化妆品新型原料备案进入快车道,研发投入加大,美妆巨头们纷纷加码布局科研领域。在美妆3.0时代,美妆科技成为核心竞争力,新一代信息技术更迭,推动美妆的数智化发展。
 
01
化妆品新原料备案加速
国货开启原料角逐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12月31日,化妆品新原料备案总数达117个,其中104个原料已经检测期。从近三年原料备案的情况来看,2021年度化妆品新原料备案数量为6个,2022年度备案数为42个,2023年度备案数为69个,参与备案的(国内外)企业共77家。总体上,化妆品新原料备案呈增长趋势,2023年的化妆品新原料备案数比2022年与2021年备案数的总和还要多。
 
《化妆品注册备案管理办法》从2021年5月1日正式开始实施后,国内化妆品市场逐渐从“重营销”向“重研发”转舵,步入全新的原料与科技时代。原料使用目的类别也逐步增多,由原来的保湿剂、清洁剂增加至增稠剂、成膜剂、抗氧化剂、抗皱剂等,使用目的停留在以低风险为主,原料类型也以化学原料为主。
 
2023年,更多国货品牌加入原料角逐。据CBO统计,2022年化妆品新原料备案数为42个,国内企业占比71.4%;2023年备案数为69个,国内企业占比78.3%。其中,广东企业表现最突出,占比24.6%。国货企业中,不乏有贝泰妮、丸美、珀莱雅、华熙生物、水羊股份等头部企业,贝泰妮申请新款原料备案的数量最多,包括水龙提取物、蜂生假丝酵母、葡萄糖等原料在内。
 
02
“NMN”热度最盛
但仍待市场验证

“β-烟酰胺单核苷酸”成化妆品企业的“原料宠儿”,堪称“备案最高频”。
 
CBO根据国家药监局官网数据梳理,β-烟酰胺单核苷酸这两年被备案8次,备案人为7家不同的企业(如下图所示),侧面说明β-烟酰胺单核苷酸受各原料或化妆品企业的高关注。β-烟酰胺单核苷酸首次在国内被用作化妆品新原料备案是在2022年初,原料使用目的是比较基础的皮肤保护剂、保湿剂、抗氧化剂,后来使用目的增加了抗皱剂。


烟酰胺单核苷酸,简称“NMN”,是一种由烟酰胺基团和5-磷酸核糖缩合形成的核苷酸,其中烟酰胺的氮与核糖的(β)c-1相连,它具有α和β两种构型,其中β型具有更好的生物活性 [1]
 
2022年3月中旬,NMN作为化妆品原料备案通过,业内认为,这释放出了极大政策利好信号,为这个行业的产品创新和市场爆发带来更多可能。
 
谈及NMN就不得不提NAD+,NMN的“抗衰老”效果与NAD+密不可分。暨南大学老年免疫学研究所所长陈国兵教授曾在采访中表示,NMN服用后可在体内转化为NAD+,真正起到抗衰作用的是NAD+。NMN作为NAD+的前体,其功能也主要通过NAD+体现,NMN的生理活性与NAD+息息相关,在许多动物模型中已证实可以通过改变NAD+水平来改善多种病理与衰老相关的病理症状 [2]。4月有最新研究成果表明,NMN霜可以通过提高皮肤及血液中抗衰老因子(NAD+和SIRT3)、上调血液中过氧化氢酶(CAT)和超氧化物歧化酶(SOD)的活力及促进皮肤胶原纤维生成达到抗衰老效果 [3]
 
值得注意的是,NMN虽已在国外应用于化妆品中,但在国内目前仍属于新原料,处于3年检测期,其在化妆品中的安全性是限制应用的关键一步。最近有学者指出许多类型的癌细胞靠NAD+来维持其快速生长,摄入作为NAD+前体NMN可能会促成更多癌变发生 [4,5]
 
有分析认为,如果NMN在皮肤上的作用途径是通过影响细胞中NAD+水平,那么其在皮肤上应用或许也存在与人表皮生长因子同样的潜在安全问题 [6]。如此,NMN在日化产品中应用尚不成熟,其在皮肤上的作用途径及潜在的安全性仍需更多的研究。
 
03
“中国成分”热度高涨
以特色植物锻造“中国芯”
 
新原料备案呈现出的一个明显趋势是,中国特色原料尤其是植物原料,变得很活跃。截至2023年12月底,共有13种新原料被明确标记为“植物原料”。其中,2023年备案的植物新原料达到10种,尤其到了2023年后半年,中国特色植物原料备案的频率明显提高,较上一年翻了3倍。值得一提的是,新增植物原料的备案人均为中国化妆品企业。


植物原料热度不减,一方面是基于消费者对天然、安全、温和、刺激性低护肤产品的追求,另一方面得益于政策的扶持,化妆品企业通过挖掘特色植物原料来打造自身优势。2021年正式施行的《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提到,要鼓励和支持运用现代科学技术,结合我国传统优势项目和特色植物资源研发开发化妆品;2023年7月,工信部、发改委和商务部印发《轻工业稳增长工作方案(2023-2024年)》,也提出“要加强特色植物原料开发创新,推动活性原料生物制造规模化生产,加大食品、化妆品等行业的应用。”
 
根据Markets and Market相关统计数据,预计到2025年,全球植物提取物市场规模将达到59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264亿元)。千亿市场规模驱动下,特色植物原料成为各大企业竞逐的焦点。在国际市场,国际原料商对植物原料的投入在加大,IFF、Mibelle、Integrity Ingredients等国际原料商推出大量植物成分,替代传统的原料和配方。
 
而从国内来看,我国在植物原料的开拓上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资源层面,我国地大物博,特色植物资源丰富,植物种类占全球植物种类的十分之一。根据2023版《中国生物物种名录》,中国本土有135061个物种,其中,植物就高达39539种,多样性和丰富度不言而喻,拥有无限开发与应用空间。
 
从备案结果来看,越来越多企业似乎认识到,依托本土特色植物进行原料创新,是国妆崛起的重要支点。从统计数据看,植物原料化妆品的专利技术在我国活跃度颇高。在2023年化妆品新原料备案中,就包含了平卧菊三七提取物、大叶冬青叶提取物、香露兜叶提取物等14款植物提取原料,相较于2022年,翻了4倍不止。
 
原料创新已成为构筑品牌护城河、打造差异化优势的重要发力点。整体上看,国产化妆品原料正努力突围“原料卡脖子”的困境,新一轮原料竞赛已然打响。
 

*参考文献:
[1] HADEESHANI H, LI J YYING T L, et al. Nicotinamidemononucleotide (NMN) as an anti-aging health product promises andsafety concems1.Joumal ofAdvanced Research, 2021.37:267-278
[2] SOMA M, LALAM S K. The role of nicotinamidemononucleotide (NMN) in anti-aging, longevity, and its potential fortreating chronic conditions|. Mol Biol Rep, 2022,49(10):9737-9748
[3] 韦杏芳,张泽奇,史雨馨,等.β-烟酰胺单核苷酸霜在经皮护理中的功效机制[J].香料香精化妆品,2024,(02):55-61+164.DOI:10.20099/j.issn.1000-4475.2023.0031.
[4] HELEN S.Cancer research points to key unknowns aboutpopular“antiaging"supplements[EB/OL].Scientific Amerrican, [2019-03-30]. https://www.scientificamerican.com/article/cancer-research-points-to-key-unknowns-about-popular-antiaging-supplements/
[5] YAKUK,OKABE K,HIKOSAKA K,etal. NADmetabolismin cancer therapeutics[1,. Frontiers in Oncology,2018, 8: 622
[6] 刘露,白利强,李炀.烟酰胺单核苷酸在化妆品中的应用研究进展[J].日用化学品科学,2023,46(04):40-45.

推荐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