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中方“硬刚”贸易战,加税25%的美系化妆品前景几何?

CBO首页 | 作者: | 来源:化妆品财经在线  2019-05-16  访问量:739 评论

导读

面对美方挑衅,中国政府亮剑,宣布对美部分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美国进口化妆品陷入舆论风口。

CBO记者 张慧媛


摩擦近两年的中美贸易战,近日迎来正式开打高潮:2019年5月9日,美国政府宣布,自2019年5月10日起,对从中国进口的2000亿美元清单商品加征的关税税率由10%提高到25%。又称,将启动对剩下的325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征税25%的相关程序,并将于近日宣布清单。

面对美方进一步威胁,5月13日晚间,中方发出强烈反击,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发布《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关于对原产于美国的部分进口商品提高加征关税税率的公告》,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部分进口商品提高加征关税税率。

公告宣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外贸易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出口关税条例》等法律法规和国际法基本原则,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决定,自2019年6月1日0时起,对原产于美国的部分进口商品提高加征关税税率。



此次分别有2493个税目商品实施加征25%的关税;有1078个税目商品实施加征20%的关税;有974个税目商品实施加征10%的关税;有595个税目商品仍实施加征5%的关税。

其中,包括香料、香水、护肤、彩妆、烫染洗护发、美甲、香皂、洗衣皂等化妆品品类将被加征25%的关税,而牙膏、剃须膏、止汗剂、洗涤粉等家清及个护产品将被加征20%的关税。

作为世界第二大化妆品市场的中国近年来逐步扩大开放,关税逐年降低,对进口品牌而言,这无疑是巨大利好。同时,进口品在中国市场持续走红,一时间,欧美日韩等国的化妆品群英荟萃。此次对美加征关税,显然会对美系化妆品在中国市场的发展产生不可预测的后果。

截至目前,宝洁、雅诗兰黛、强生等美企对于此次事件都未有公开发声。

工厂分布全球、价位有壁垒,大品牌的“鸡蛋”不在同一个篮子

在进口化妆品方面,雅诗兰黛集团以及欧莱雅旗下收购的美系品牌科颜氏、修丽可等,不免首当其冲受到影响。

雅诗兰黛集团作为美国最大的化妆品巨头,旗下坐拥海蓝之谜、雅诗兰黛、倩碧、悦木之源、TomFord、祖玛珑、M·A·C、芭比布朗、Darphin、Lab Series等高端品牌。



据集团刚刚发布的2019财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以中国为首的亚太区助推业绩大涨25%,近年来,雅诗兰黛集团多次肯定了中国电商生意的线上贡献,雅诗兰黛、海蓝之谜和M·A·C等品牌也在中国区表现惊艳。而本月,雅诗兰黛还积极跟进增值税改革,4年来第4次下调部分产品建议零售价。

一位操盘进口品代理业务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总体来说,在进口品的税费中,关税的占比远不如消费税和增值税。关税具体金额是以CIF价(到岸价格)乘以关税税率,而到岸价格一般是中国市场零售价的30%左右(每个公司有区别),因此,加征25%的关税,相当于多了5到10个点的成本。

但是他认为,以雅诗兰黛为例,该集团旗下产品大多定位高端,目标群体也往往愿意为其高溢价买单,“海蓝之谜在中国的平均客单价在2000元以上,一瓶经典的海蓝之谜修护面霜30ml售价是1450元,即使品牌届时将关税上涨带来的成本用提价5%来弥补,你认为会有消费者因此嫌海蓝之谜太贵而不买吗?”。

显而易见,关税是根据商品的进口价格而非国内市场价格征收的,对于以成本为基础定价的大众消费品降税,能够促进市场降价。但对于中高端的日用消费品,市场销售价格通常是进口价格数倍以上。

财政部原副部长朱光耀也曾谈及类似观点,抽样调查表明,关税在市场零售价格中占比仅为0.4%至6.5%之间。对进口的中高端日用消费品而言,关税对市场零售价格的影响是有限的。

而美系日化产品的另一大代表宝洁,则因为品牌的多样性和工厂的全球化,面对中方对美增加关税显示出了更强的抗风险能力。根据2018年的数据,宝洁在北京、上海、成都、广州、天津等地分布工厂11座,生产产品覆盖护肤品、个人清洁用品、洗涤用品、纸尿裤等多种品类。

宝洁方面表示,近几年逆势上扬的OLAY,产地大部分都在广州和上海,仅有少部分条码为进口,而海飞丝、潘婷等大日化产品早已本土化。推动宝洁财报一路飘红的功臣SK-II,明确表示神仙水离不开琵琶湖,因此只在日本有一条生产线。这两大护肤品牌都不符合“原产于美国的进口品”这一概念。

抗风险能力差,中小美系品牌恐受最大影响

比起雅诗兰黛、宝洁等大集团,在此次事件中最为忧心忡忡的是那些刚进入和即将进入中国市场的中小品牌。多位品牌负责人都明显感觉到此次贸易战升级所带来的压力。

例如欲在2019年重点发力中国市场的美国专业植物医学品牌M.A.D媚多,该品牌亚太区总代理、上海韵寒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朱小英对《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直言:“头疼!”

作为美国顶级实验室Biogenesis Labs(生源论实验室)现今唯一品牌,朱小英对M.A.D媚多的品质充满自信,预备在2019年迎来品牌新发展。就在上个月,该品牌已通过天猫国际品牌入驻邀请审核,也已在小红书、网易考拉、电视购物、商场专柜、电影植入等渠道有所布局。“我们正处在突飞猛进的发展阶段,却遇上这样的局势!”朱小英无奈表示。

在此之前,M.A.D媚多是2%的关税加上17%的增值税,但在这一加征关税条例发布之后,品牌面临着25%的关税加上13%的增值税。由于天然的材料和全有机的配方,该品牌并不能够像宝洁、强生那样在中国加工,产品只能全为美国原装进口。

该品牌现有6大系列共100多个SKU,在美国的零售价在32至120美元,比雅诗兰黛和兰蔻都要高30%左右,但为了迅速在中国打开市场,朱小英原本将M.A.D媚多在中国的零售价压在298元到980元之间。但现在看来,每个单品的零售价还得因为关税上调10至30元。“我要在中国将M.A.D媚多做成品牌,而不是转瞬即逝的爆品,所以无论如何还得想办法应对”,朱小英表示。

已在中国耕耘数年的某美国原装进口护肤品也有相同苦恼。其中国区负责人告诉记者,2018年中秋节前后,之前仅为1%的进口关税加増10个点,原以为今年年初中美贸易磋商有所回温,没想到这两天局势急转而下,昨日中方宣布对美化妆品关税加征25%,也就是说,品牌每款产品要交出26%的关税。

她举例,到岸价在100元的产品,现在要多加26元的税,与此同时增值税也有相应增加,“对于一个还在蓄力谋发展的美系进口品牌而言,此举将大大提升品牌成本”。

此话得到另一要求匿名的美系品牌中国区总代理的印证,他代理的品牌在2018年底才正式进入中国市场,经过前期线上铺垫,市场反响良好。在公司正在准备线下招商之际突遭关税加价,该负责人直呼“生不逢时”。

他进一步“控诉”:首先,刚进入中国市场的美系品牌大多体量小,没有雅诗兰黛那样的市场基础,抗风险能力差;其次,大多中小品牌瞄准的是对价格最为位敏感的CS渠道,受关税影响而加价数十甚至上百元的品牌,如何再有退路拿出政策哺育合作伙伴,又如何吸引被充足竞品包围的消费者?

最后,他也认为,贸易战就是持久战,在贸易战风波持续的这一年,他几乎一年没有睡好觉,无论是美方的反复,还是中方的强硬,似乎都宣示着这场战役不会那么快结束,“我不知道自己还耗不耗得起”,他无奈感慨。



民愤或大过价格影响,政治仍是进口品成败的关键要素

此次中美贸易战,“民愤”或许比关税所带来的价格上涨更值得美系化妆品企业担忧。

在5月13日的新闻联播里,主持人康辉以罕见的决然姿态,铿锵有力地念了一段“国际锐评”,其中提到:“经历了5000多年风风雨雨的中华民族,什么样的阵势没见过?!在实现民族复兴的伟大进程中,必然会有艰难险阻甚至惊涛骇浪。美国发起的对华贸易战,不过是中国发展进程中的一道坎儿,没什么大不了,中国必将坚定信心、迎难而上,化危为机,斗出一片新天地。”

一瞬间,此话题冲上微博热门第一位,截至发稿日,央视新闻官方微博此条信息的点赞数已超过200万,微博、微信、QQ等无数社交媒体刷屏热议中。

在消费者这一身份之前,他们首先是中国人。从国人对于此事件的反应来看,许多消费者将中美贸易的摩擦,已经拔高到了政治层面。和部分美国民众在社交网络上宣称“抵制中国货”相对应,已有不少中国消费者也表示此后将慎重考虑美国进口品。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官方微博评论截图)

另一方面,和美国利用霸权在经济层面制裁中国相比,中国经济的对外开放性在“一带一路”这样的宏大愿景中再次得到印证。

勿需谈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伊朗、土耳其的玫瑰化妆品,或叙利亚的橄榄化妆品或俄罗斯物美价廉的日化用品,就在3月23日,面对美国威胁,意大利仍然和中国签署了关于共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谅解备忘录,意大利由此成为“七国集团”(G7)中,第一个正式加入“一带一路”倡议的西方发达国家。很容易想象,如此背景下,红遍代购圈的KIKO、L'ERBOLARIO蕾莉欧、rirastil维纳斯蒂尔等意大利化妆品将会很快与中国消费者见面。

这也印证,政治因素在美妆国际贸易中举足轻重的作用。

随着中美贸易战的持续升级,此事件为中美化妆品交易所带来的影响,《化妆品财经在线》将持续关注。

关注化妆品财经在线官方微信

行业动态 抢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