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疫情之下 | “封省”20天,业绩掉3成,湖北化妆品店主的苦楚与期待

CBO首页 | 作者: | 来源:化妆品财经在线  2020-02-01  访问量:1032 评论

导读

在新冠肺炎肆虐之际,湖北作为疫情中心受到举国关注和驰援。但是在疫情之外,当湖北大部分地区都封城、封市、封县甚至封村,支撑起湖北化妆品市场的“毛细血管”——化妆品店的存亡状况如何?

确诊7829例,死亡170例,这是截至发稿(1月30日晚),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最新数据。

 

在疫情最开始蔓延的湖北省,现已确诊4586例,死亡162例,并已在全省17个市州都发现确诊病例。其中,省会武汉作为疫情爆发的“起点”,形势最为严峻,黄冈、孝感紧随其后。


 

今天,中国工程院院士闻玉梅称,疫情将很快出现拐点。拐点出现的具体时间尚无法确定,但可以肯定的是,在春节消费黄金期“爆发”的这只黑天鹅,将对实体经济造成极大影响。

 

回到化妆品行业看,化妆品店首当其冲。

 

《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采访了10家来自于武汉、黄冈、孝感等地的门店和代理商,发现对于湖北的店老板们来说,“活下去”,已经成为2020年的首要目标。

 

01

春节关店20天,至少损失10%-30% 的年销售

在疫情影响下,湖北省各城市的化妆品店的关店时间基本不晚于1月25日,也就是春节当天。而就在昨日(1月29日)晚,湖北省防控指挥部研究决定,全省各类企业复工时间不早于2月13日24时。

 

这就意味着,在春节前后这一本应成为销售高峰的节点,湖北化妆品店至少得关店20天,其间销售为“0”。

 

此次疫情严重的黄冈和孝感,是典型的人口外流型城市,青壮年劳力多在武汉等大城市务工。当地的化妆品大店多为乡镇店和县城店,许多门店老板告诉记者,按照往年情况,从圣诞节到来年情人节的这两个月里一直是销售旺季。

 

黄冈市蕲春县丽莎化妆品店总经理胡丽君告诉记者,在1月24号除夕封城后,黄冈市的疫情,以黄州区、蕲春县、浠水县、麻城市、红安县情况最为严峻。因为病例多在镇上,在她的12家店中,镇上的6家受影响最为严重。

 

(黄冈市疫情速报) 


而门店连锁横跨浠水、麻城和红安区域的莎莎化妆品店老板牛丽丽告诉记者,往年自己的店一般不关门,“最多在大年初一由于天气原因关门一天”。自从因为疫情闭店后,复工遥遥无期。牛丽丽透露,一家普通的店如果平时销售三四十万,春节期间可以卖100多万,销售占据全年的三分之一。

 

而在记者采访的多个黄冈、孝感老板来看,春节期间的生意,少则占全年生意的9%,多则占比30%以上。根据《化妆品财经在线》走访湖北市场调查数据,门店的毛利仅维持在30%左右,也就是说,如果今年后三个季度消费和去年持平,对于湖北省的化妆品门店来说,2020年一开局就已经亏掉过去全年的利润。

 

02

房租或成“最后一根稻草”

“这对我们简直是致命打击”,汉川永红化妆品店老板邹永红这样形容疫情的影响,对这些漩涡中心的湖北店老板来说,房租成为压在他们心头最大的一座大山。


 

邹永红告诉记者,在和湖北的三四五线城市,经济集中度高,商圈往往只有一个,其中人流最大的商业街又只有一条,好商铺的租金极贵。能否在核心商圈立足,也成为许多连锁店成败的关键。

 

据了解,在蕲春、浠水等地,地段最好的商圈店租金平均高达50万/年,而社区店、乡镇店的年租金也在10万-15万/年浮动。据记者统计,湖北化妆品店租金成本普遍在15%-30%左右。

 

因为疫情,邹永红的50多家店目前全部停业,由于门店众多,其房租压力极大,而员工的基本工资必须照发。和记者对话时,邹永红情绪激动:“我现在不知道实体店的未来在哪里,我们的方向在哪里?

 

“行情不好的时候,我就是在给房东打工,后悔早几年没有置办自己的物业”,另一位孝感老板说道。


(湖北某县城商业街常见一景)

 

03

春节备货难以消耗,2020开局艰难

除了房租,仓库库存也让湖北老板的这个年不好过。

 

即使湖北“店王”金梦妆总经理李金林也很是为难,“门店都关门了,停工就是零销售,即使恢复开业,估计也要半年才能缓过来。

 

在停业期间,店员工资要照发,房租要照付,而对于金梦妆这样年销售在全国排名前五的龙头门店来说,年前备的春节货品库存也成为相当大的压力。李金林认为,疫情完全打乱了刚刚有点起色的线下生意,今年形势不乐观,大店压力更大。

 

被备货困扰的门店不止金梦妆一个。在采访中,有不少门店都在春节期间进回了一百多万的货,如果春节销不掉,再往后,库存就成为“老大难”。


 

一家门店老板告诉记者,湖北门店在2016年和2017年流行“贴黄条”,后期价格战伤客又伤店。而经过调整店内商品结构,门店刚刚在2018年走出了“贴黄条”阴影,并在2019年下半年颇有起色。而没曾想,2020年开年一场疫情,“一朝打回解放前”。

 

与此同时,疫情严峻,门店员工无法上班,但为了保障员工的生活,基本工资还是照发。“每天一睁眼就在送钱,睡不着啊”,有老板透露。

 

同时,多家门店都表达了对于线上冲击的担忧。在线上已经挤占了线下实体蛋糕的背景下,疫情更加剧了实体零售寒冬,2020年,线上会不会再对线下经济来一波“收割”?他们忧心忡忡。


(空无一人的武汉街道,图源《环球时报》)

 

04

呼吁全社会关注,帮助实体经济“复健”

几乎所有受访的湖北店老板,在经济上最核心的诉求就是“降租”。

 

武汉七分美连锁总经理张锐告诉记者,其在武汉最核心商业街之一的光谷门店,单店租金都两三百万。春节关门,最痛苦的就是没有了现金流。“有几个店会在10号交房租,准备近期和房东谈一谈,”他也透露,部分房东已经发消息说会酌情给到1至3个月免租。

 

近期,例如万达、保利、宝龙、东原、龙光、禹洲等房企旗下商业纷纷分布减租声明,这给了不少购物中心店和百货店中店一些喘息的机会。

 

化妆品店不振,一定会随着产业链条上溯至代理商、品牌和上游企业。武汉劲洋品美商贸有限公司一直多渠道经营,其总经理蔡芬自疫情爆发以来就密切关注蔓延情况,她告诉记者,因为有万达等比较有社会责任大商业地产的免租政策,公司直营渠道受波及情况略好于专营店。


 

但是这场抗击疫情战役,对于CS渠道影响更大。大的商业地产可以“做得好的免租,做得差一点的房租会和租户一人一半”,但广大的CS渠道,更多面临的是临街或社区的私人房东,他们所面临的租金压力更为复杂。许多私人房东,自己本身都贷着款,这需要店老板逐一商谈。

 

湖北华尚化妆品有限公司总经理葛勇峰,迄今还被“隔离”在新疆老家,“疫情还在发酵,不知道几个月疫情好转,不仅仅是1、2月份,往后的生意影响谁也不好说”,他告诉记者。

 

与此同时,消费的停滞,让许多品牌都感受到了危机,有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代理商告诉记者,“我们都以为2019年已经够差了,没想到2020年更差,本土化妆品企业在2019年遭遇‘滑铁卢’的不少,品牌和代理的资金链比‘九代单传’还宝贵,万万断不得,现在是我们生死存亡的时刻。

 

肺炎无情,湖北化妆品店老板和代理,正呼吁从政府层面,对于本省的中小微实体经济给与足够重视和支持,比如减免税费,倡议房东减免房租,比如强制要求金融机构免除企业这段时期的为生产发展而贷款的有关利息等等。


 

05

众志成城,信心比黄金货币更重要

这场突如其来的肺炎疫情,是2020年最大的一场阻击战,在这场全面的战役中,谁也不能幸免。但决胜关键依然是信心——相信国家,相信政府,相信“相信的力量”。

 

在实体店关门之后,隔壁湖南某零售系统负责人则提供了一种解决思路——微信卖货。该负责人表示,他的店已经成功开发了自己系统的社群营销系统,同时已经开始直播卖货,疫情期间,线上卖货将会成为该系统的主要销售模式。微信卖货,一件代发,让店员开着车和骑着小三轮送货到家的卖货方式,在甘肃、安徽等多个尚未封城区域的门店中并不少见。


(记者朋友圈中全国各省门店积极增开“微信同城送”服务) 


但这种方式却被黄冈、孝感的多个疫情重灾区的店老板否决。胡丽君透露,有店员为了完成销售,说要去给顾客送5盒面膜,考虑到店员因为接触可能的感染,她硬把这个单子取消了。


孝感孝昌县玉玲化妆品链锁总经理周建舟也深有同感,他禁止店员在闭店后给顾客送货。“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大难当前,在员工的健康下,我损失的这一点小钱算什么?”

 

孝感珠子红连锁店老板朱红燕认为,疫情已发生,国家不易,百姓更不容易,保护好自己的健康,就是对国家最好的鼓励。

 

七分美张锐告诉记者,17年前的非典期间,北京第三季度的销售反而上升了,虽然春节前后的销售下滑不可避免,他仍然对于封城解禁后的销售抱有期望。

 

就像周建舟告诉记者的那样,要做一个知足的人。“看看战斗在一线的医务人员和各位国家公仆们,牺牲太大了,我们只是在家看着手机,有吃有喝,在疫情面前,什么都没有生命重要。

关注化妆品财经在线官方微信

行业动态 抢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