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史无前例!首个化妆品监督管理司的成立,释放了什么信号?

CBO首页 | 作者:张慧媛 | 来源:化妆品财经在线  2018-09-13  访问量:96 评论

导读

当国家管理变革的大网撒下,每一个行业都不能置身事外。随着我国史上首个“化妆品监督管理司”的成立,在中国化妆品市场链条上下游的每一个环节,都将不可避免地受到深远影响。


 
CBO记者 张慧媛

自今年4月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挂牌以来,最近,悬在化妆品人心头的另一只靴子也落了地。



9月10日至11日,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在其官网上罕见集中公布了16个部门的“三定”方案(职能配置、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这是自今年3月中央公布《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以来,中央编办首次集中公布改革后部门的“三定”方案。



和化妆品人关系最为密切的是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机构、职能的明确。简而言之就是:

1、原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并入新组建的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旗下,食药监这一“代课老师”下台,由管理食品、药品的食药监代管化妆品的历史将不复存在;

2、我国首个化妆品监督管理司成立,化妆品行业有了“班主任”。

《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就此采访多位业内人士,诸如中国香精香料化妆品工业协会理事长陈少军等专家认为,从政策等宏观层面看来,这一轮机构改革是顺应了党和政府简政放权、组织结构调整的大势,且仍是政府机构由事前审批向事中、事后监督方向转型的延续。



多位受访的业内人士指出,随着改革的推进,对于化妆品从业者而言,最大的影响或将是规范化、制度化,而这将为目前被利益冲昏了头的化妆品市场“降降温”。

“三定”详情:全面落实企业主体责任防范风险,化妆品监管自立门户

根据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于9月10日发布的《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职能配置、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以下简称“三定”)显示,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是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管理的国家局,为副部级。

主要职责是:

负责药品(含中药、民族药,下同)、医疗器械和化妆品的安全监督管理、标准管理、注册管理、质量管理、上市后风险管理;以及执业药师资格准入管理;组织指导药品、医疗器械和化妆品监督检查;负责药品、医疗器械和化妆品监督管理领域对外交流与合作,参与相关国际监管规则和标准的制定;负责指导省、自治区、直辖市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工作;完成党中央、国务院交办的其他任务等。

同时,还要强化事中事后监管,按照“最严谨的标准、最严格的监管、最严厉的处罚、最严肃的问责”要求,完善药品、医疗器械和化妆品审评、检查、检验、监测等体系,推进追溯体系建设,落实企业主体责任。



在职责上,也和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作了有关职责分工:

1、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负责制定药品、医疗器械和化妆品监管制度,并负责药品、医疗器械和化妆品研制环节的许可、检查和处罚;

2、省级药品监督管理部门负责药品、医疗器械和化妆品生产环节的许可、检查和处罚,以及药品批发许可、零售连锁总部许可、互联网销售第三方平台备案及检查和处罚;

3、市县两级市场监管部门负责药品零售、医疗器械经营的许可、检查和处罚,以及化妆品经营和药品、医疗器械使用环节质量的检查和处罚;

最为关键的一点,是在9个副司局级内设机构中首次设立化妆品监督管理司。该机构负责组织实施化妆品注册备案工作。职责还包括:组织拟订并监督实施化妆品标准、分类规则、技术指导原则。承担拟订化妆品检查制度、检查研制现场、依职责组织指导生产现场检查、查处重大违法行为工作。组织质量抽查检验,定期发布质量公告。组织开展不良反应监测并依法处置。



现实矛盾:上下反应错位,门店疾呼品牌和代理商政策跟进

由“三定”不难看出,国家对于强化事中事后监管要求和全面落实企业主体责任防范风险的重视,对化妆品安全、品质的严抓号角已吹响。对此,门店的反应很大。

早在两个月之前,甘肃白银景泰县金夫人化妆品连锁总经理雷恩德,就对跑市场的记者直言了国家监管逐步加强和目前行业内普遍存在的“代理商供货正规性缺失”之间的矛盾。

据他介绍,从2017年底开始,明显感觉到食药监对于化妆品店检查的频率和力度越来越大。在此之前,市级、县级的食药监部门往往一年来做一次抽样调查。但今年检查频次明显提高,仅在今年5月份,食药监相关人员一个月就上门3次,并自费数千元在其门店进行买样调查。



作为在当地市场经营了19年的知名门店,金夫人虽然不惧产品被抽查,但在面对检查中的两份文件却犯了难:

一是食药监现在需要门店提供正规的供货票据,上面除了基础的商品名称、数量、价格之外,还要求产品期限使用日期和生产批号。而在以往的调查中,代理商往往只提供一个简单的进货凭证即可。

二是监管部门还需要门店提供货品批次质检报告。例如A品牌的化妆品一年生产5个批次,门店分别都有进货,5个批次的质检报告都需要厂家和代理商提供,而现实是目前没有一家代理商能够提供每个批次的质检报告。雷恩德告诉记者,他也曾和多位代理商反映过,但品牌已经习惯了此前的监管方式,目前仍没有意识跟上变化。



做了几十年化妆品生意的雷恩德,从很早以前就在思考行业良性发展的问题,“我想把化妆品生意做大做强,就必须要呼吁行业的规范化”,他用药品作比较:“现在的化妆品监管,在走曾经药品走过的那一套。药品能做到的高标准,化妆品为什么做不到?”

和雷恩德一样境遇的门店老板,还有很多。就在前两天“三定”规定问世之时,朋友圈有多位门店老板转发相关文章,鲜见品牌和代理商。有趣的是,而记者采访多地的终端后也发现,中西部地区对2017年后化妆品监管的收紧感触更深,例如在山西、甘肃、青海、湖北等地,都有门店反映确实存在诉求错位。

相对来说,东部沿海省份的门店和代理对监管缩紧的感受更小,淮安博宁商贸有限公司董事合伙人毛勇表示,当地的监管部门很少查正规的CS店,多在查处微商、代购等非实体。

作为代理商,苏州星燎原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叶升东表示,未听闻有CS网点提出类似诉求。但他坚持认为,中国品牌要做大做强,不能走捷径。在他看来,化妆品监督管理司的成立和国家对于化妆品市场的监管加强,能肃清现在激素霜、假面膜泛滥的化妆品市场,也能让化妆品人回归“初心”。

改革背后:大趋势不可逆,宝洁、韩后等企业怎么看?

近几年来,国家对于化妆品的重视有迹可循。早在2017年初,国务院总理主持召开了国务院常务会议,首次提出将提高化妆品标准。2018年初至今,食药监管体制将迎新一轮改革的消息就已扩散,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成立纷纷建立。直到此次“三定”方案正式宣布首个化妆品监督管理司的成立。

同时在社会层面,近几个月来连续发生了几件和化妆品从业者息息相关的大变革,例如税改,例如《电商法》的出台,也例如国家对于化妆品层面的日益重视。

对于时代车轮的行进,由于身份和角色的不同,有人在观望,有人在欣喜。但多名专家、品牌掌门人和业内人士不约而同对《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表示,“这是一个向好的时代,化妆品监督管理司的成立是规范化的开始”。

就在前日(9月11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局长张茅会见了宝洁公司董事长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戴怀德一行。张茅介绍了新组建的市场监管总局有关职能情况,认为“一支队伍管市场”的改革,解决了过去存在的多头执法、交叉重复等监管问题。期间戴怀德表示,宝洁公司将坚持合法依规经营,继续加大投资力度,努力提升产品质量和生产力,为中国消费者提供更高品质的产品,并积极配合市场监管部门各项工作,为中美经贸发展作出贡献。



一名食药监体制内人士亦对《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表示,此后,化妆品注册、审批和抽检三方面将会齐头并进。同时,化妆品的注册、监管等方面都将保持更多的独立性。

“中国化妆品研发第一人”,中国香精香料化妆品工业协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李慧良在接受《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家对于化妆品政策法规的空前重视,映射出前期政策法规的缺失和不够完善。但,改革不能“高高举起,轻轻放下”,这把双刃剑的功过,要等详细政策落地后再做评判。

和他有同样想法的是一向敢说敢讲的韩后创始人王国安。他在听闻此事后立即表示,总的方向没错,化妆品市场的确到了亟待规范的拐点。但是他也希望“政策具体实施的条例不要影响企业效率的提高”。



以部分地区需要门店提供企业开具的货品批次质检报告为例,王国安便质疑此类要求的必要性。例如在十长生品牌体量“光速”扩张之时,有些产品一年可以出20多个批次,如果每个批次都要抽样、送检,耗时耗力。

王国安认为,中国市场曾经孕育了太多机会,导致大多数本土化妆品企业都是机会驱动、销售驱动,尤其在违规成本太低的当下,许多小企业铤而走险,影响着大众对于本土化妆品行业的认知。如何将企业战略和政策法规合理结合,应该是每一个本土企业都应该思考的问题。



关注化妆品财经在线官方微信

行业动态 抢先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