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Channel
登录
  • 2022-04-13
  • 阅读量:4940
  • 来源|化妆品财经在线
  • 作者|郭芬

城市的停摆让上海美妆行业陷入水深火热,但对于那些致力于长期品牌建设、拥有强大消费者心智的企业来说,这些短期的影响都是可被消化的。

今日(4月12日),上海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新增本土确诊病例994例、无症状感染者22348例。而这已经是距3月31日,上海实施静态管理以来的第12天,上海每天的新增感染者仍数以万计地上涨,此轮疫情的拐点仍然没有来临。
 
封控之下,人们的生活、经济都受到严重影响,化妆品行业亦然。

作为中国经济要地,上海不仅聚集着不少本土化妆品企业,也是各大外资企业中国总部的驻扎地,还是不少新锐品牌的诞生地,但由于不同品牌的运营方式、市场基础、物流仓储建设等情况不同,疫情于他们而言,影响程度也各不相同。
 
01
超95%企业停产
运营状态“冰火两重天”

“这已经是行业停摆的第二周,我们按照防疫政策,居家办公。”采访中,欧莱雅、资生堂、爱茉莉太平洋、皮尔法伯、上海家化、上美、百雀羚、相宜本草、姿葳、久葆肌、纽西之谜 、贝泰妮等企业告诉《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目前公司通过线上协作的方式办公,维持正常运营工作。
 
《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多方了解得知,上海美妆企业目前所面临的问题主要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工厂封控停工,部分货品滞留上海仓库。
 
资生堂中国方面告诉《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资生堂位于上海的工厂和物流仓储,受封控都有不同程度的影响。根据政府管控要求,目前上海仓库的发货已基本暂停,何时复工,会等待政府进一步通知。资生堂位于其他城市的仓储物流目前影响不大,可正常运营。
 
相宜本草方面告诉《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目前最大的困难是由于封控的缘故,工厂部分货品滞留上海仓库,影响销售和发货。
 
毫无疑问,其他工厂在上海的企业,如爱茉莉太平洋、科丝美诗、上海家化等也面临同样的问题。
 
上海日用化学品行业协会执行会长金坚表示:“目前全市处于封控期,95%以上的企业处于停产阶段,不能恢复生产,这是多个在沪企业共同面临的难题。”此外,一些在上海转运的化妆品,也因物流原因滞留在上海。
 
第二,通行证难办,本地日化企业的产品进不来上海,上海居民缺少日常生活用品。
 
《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从上海日用化学品行业协会了解到,化妆品行业仍然面临很多困难,奋战在核酸检测第一线的检测机构及封闭小区缺少日用必需品包括洗手液、洗衣液、牙膏、洗面奶、肥皂、沐浴露等产品。但现阶段仍然处于保供阶段,由于这些日化产品不属于优先“保供”的产品,因此存在产品供应可替代性(外地可供)的两难局面。
 
“经过协会以及其他部门的沟通后,情况正在好转。在条件合适的情况下,政府会尽快恢复部分化妆品企业的‘两链’(供应链和产业链),帮助企业实现有限的‘复配复运’,有限的‘复工复产’。”金坚表示。
 
第三,无多地分仓、物流供应链基础薄弱的品牌,基本处于半停运状态。
 
大企业尚可抗风险,小企业却陷入水深火热。在接受《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采访的十几家企业中,在多个城市建有物流仓储的品牌表示运营正常,但对于下游物流供应链基础较薄弱的品牌来说,物流停止,就相当于截断了卖货的生命线,品牌受到较大程度影响,基本处于半停运状态。
 
“停止发货意味着市场断货,失去用户。”某品牌创始人表示。
 
“上海拥有二百多家化妆品生产企业,城市的停摆,依旧影响了企业生产进度。目前化妆品行业正处于金三银四的黄金季,应该大量投入和产出的。但疫情之下,企业却遇到了瓶颈,不少企业甚至是亏损的。”金坚表示。
 
02
大限将至
上千产品备案、注册资料补录迫在眉睫
 
不止于物流,疫情对化妆品企业造成的影响,还辐射到关于产品生存的法规备案。新规即将实行,上千产品备案/注册资料补录等面临“大限”。
 
据《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化妆品注册备案管理办法》《化妆品功效宣称评价规范》等条例规定,一系列的新规将在今年5月1日前实施。如在2021年5月1日至2021年12月31日期间取得注册或者完成备案的化妆品,化妆品注册人、备案人应当于2022年5月1日前,按要求对化妆品的功效宣称进行评价,并上传产品功效宣称依据的摘要;在此期间申请并取得注册的祛斑美白、防脱发化妆品,注册人应当于2022年5月1日前补充提交符合要求的人体功效试验报告;而已经取得注册和完成备案的化妆品备案,注册人、备案人应当通过新注册备案平台,在2022年5月1日前提交产品标准和样稿,填报国产和进口化妆品配方,上传销售包装标签图片,完成搬迁及录入信息。
 
金坚还向《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反映到,除了面临复工复产的困难外,企业迫在眉睫需要解决的问题是特殊用途化妆品的补录工作。
 
她表示:“有近70%—80%的产品,不能够完全按照新规规定补齐产品资料。有的大企业有上千个产品,疫情影响加上时间太紧,补录完全来不及。但如果在有限期内,没有补全资料,产品备案/注册就面临被撤销的可能。”
 
“尤其是特殊化妆品,补录中还会遇到原料的安全性证明资料问题。由于之前原料商管控不规范,报送送检不及时,导致品牌或使用原料生产的人并不能及时拿到安全信息资料,这拖慢了整个产品补录的进度。”金坚说,由于疫情封控,部分检测机构受到影响,进度减慢。
 
目前,上海日用化学品行业协会已及时向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上海市药品监督管理局等单位反映了具体情况如何,但还要等待有关部门的文件或解决方案。
 
03
补偿券、断货风险评估、分仓物流…
企业纷纷自救
 
虽然面临诸多困难,但化妆品行业仍然展现出乐观的心态并积极自救。
 
“电商板块对于物流暂停的区域都有统一的公告并以赠送优惠券等形式给予消费者作为补偿。”相宜本草方面告诉《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在全市封闭管理的第一时刻,首先公司的中台和供应链团队已经逐个排摸上游供应情况,将货品按照断货风险程度区分不同等级,请销售团队尽一切可能用低风险产品替代高断货风险产品,以缓解短期风险。
 
4月9日,上海日用化学品行业协会化妆品企业家专委会组织召开上海市重点化妆品企业纾困解难工作线上交流会。上海家化、上海上美、伽蓝集团等15家企业代表参加了会议,就物流、原料、生产等方面提出了诸多解决方案。

图片
 
“通过建设供应链分仓布局,以数字化供应链系统保证了当下的物流运输问题,保障消费者需求和经销商需求,可以减少疫情带来的影响。”伽蓝集团副总裁郑春威分享了企业自救方法。
 

上美副总裁俞瑛则建设性提出“布局跨省驳车或许是解决不确定性的关键,实现跨省往返的运送,保证货品可以运出上海。”


上美捐赠抗疫物资
 
林清轩副总裁高宏旗提出“企业生产及物流存在巨大困难,封闭生产可以解决,物流全国布局存在问题。复工复产存在供应链压力。希望有生产能力企业互帮互助,合作共同度过难关。”
 
在原料层面,相宜本草副总裁吕智表示:“从原料供给的层面,供应商的异地二元性布局,能够分散风险让供应链更具弹性。”

图片
△相宜本草向社会捐赠百万物资

在资金层面,晟薇药业董事长李成亮认为“通过加速贷款批复及时解决中小型企业的资金压力,保障企业共同渡过难关。”
 
此外,上海美业人还在行动上与大家共渡难关。据悉,上海家化、相宜本草、上海上美、伽蓝等企业在为公司员工提供物资的同时,还积极向社会捐赠物资,展现了美业人的社会责任担当和爱心,体现了行业的大美和大爱。

图片
伽蓝捐赠抗疫物资
 
04
着眼未来
数字化深度与产品科研仍是“护城河”
 
虽然身处漩涡之中,但上海各类美妆企业对市场发展前景的信心并没有改变。同时,外资企业依旧展现出对上海的青睐。
 
“我们对中国政府的防疫非常有信心,中国市场依然是资生堂最重要的海外市场。”资生堂中国方面告诉《化妆品财经在线》记者,资生堂正在加码本土研发,于2021年10月正式启动位于上海东方美谷的资生堂在华第三家研发中心。
 
不止着眼于当下,疫情也让身处上海的企业加快战略落地步伐,以构建更长远、稳固的竞争力。
 
资生堂方面表示,资生堂中国将充分发挥全球第二总部的优势,持续引进新品牌,满足中国消费者日益提升和日益多元化的美妆需求;深度参与本土创新,与国内领先的另类资产管理公司博裕投资达成战略合作,设立资悦基金;推动数字化转型,打造以消费者为中心的业务增长模式。
 
臻臣化妆品总经理田勇则认为:“除此之外,原料去全球化成为趋势,化妆品行业需要在未来尽快推进国产原料替代的步伐,以推动化妆品行业3年行动计划落实。”
 
而对于那些分仓物流建设薄弱的品牌们,未来可能在仓储物流方面加强建设,多做前置仓储准备,提升物流的效率,应对类似封城等突发事件。
 
随着疫情防控常态化,防疫、生产两不误成为当前企业生产的主基调,化妆品市场的竞争不仅没有减小,未来反而进一步加剧。
 
“疫情只是加速了某些品牌的灭亡或强大,真正有内功的企业或品牌,能在经受住各种考验后,淬火重生。”某业内人士表示,上海地区快递停运以及城市静态管理对所有行业在短期内虽然会造成一定的影响,但对于美妆行业,尤其是致力于长期品牌建设、拥有强大用户心智的企业来说,这些短期的影响都是可被消化的,未来属于那些注重品控、修炼内功的品牌。

推荐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