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Channel
登录
  • 2022-04-16
  • 阅读量:2448
  • 来源|化妆品财经在线
  • 作者|李思杨

随着俄乌战争对全球美妆产品供应链的影响加深,欧洲香水和化妆品制造商正面临纸张、玻璃以及一些精油和酒精的短缺,价格也在强劲需求的情况下被推高。与此同时,本就受到疫情影响的欧洲美妆制造商遭受更大的打击,尤其中小型企业面临严峻挑战。

01

俄乌战争引发上游供应危机
中国疫情导致包装零部件采购难
 
根据路透社报道,价值5000亿美元的全球化妆品行业正在努力应对乌克兰战争的影响,因为化妆品生产商使用有机谷物和甜菜制成的酒精制作香水,使用油葵制作化妆品,而这些农作物也是乌克兰农业的关键作物。
 
乌克兰战争引发的能源危机也导致玻璃和纸张价格飙升,同时由于中国的疫情封控,也使得欧洲企业难以采购价格较为实惠的、用于香水和唇膏包装的零部件。
 
“不少美妆制造企业在这些供应问题上处于危机管理模式。”法国化妆品协会FEBEA总代表艾曼纽尔·吉查德(Emmanuel Guichard)表示。
 
图片
 
贝恩咨询公司(Bain&Company)的费德里卡·莱瓦托(Federica Levato)表示,包装、能源和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导致化妆品行业的生产成本增加了25%至30%,这对大规模化妆品生产商来说是一个挑战,尽管对个人护理产品的需求依然强劲。
 
据欧洲化妆品工业协会(industry association Cosmetics Europe)的数据,欧洲化妆品制造商在2020年出口了226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561亿元)的美妆产品。在疫情后,他们发现了对包装材料的竞争需求。疫情振兴了电商,在减少塑料使用的同时却推动了纸张消费。
 
玻璃制造商在疫情早期阶段缩减了生产,几十年来首次关闭了意大利的熔炉,因此一直难以应对疫苗瓶的需求。俄乌战争之前,分销商提供的长颈细口瓶的成本是0.75-1.40欧元,现在是1.00-1.50欧元。
 
现在,战争导致的天然气价格加剧了纸张和玻璃瓶这两个行业的问题,迫使意大利的造纸厂暂时停止生产,以重新谈判销售价格。
 
02
能源成本大幅增加
价格冲击逐渐转嫁消费者
 
意大利玻璃制造商博米奥利·路易吉(Bormioli Luigi)预计,今年,该公司将增加8000万欧元的能源成本,其中一半由其美容部门承担,该部门的客户包括香奈儿(Chanel)和迪奥(Dior)。
 
事实上,在俄乌冲突爆发之前,欧洲的能源问题已经“根深蒂固”,石油天然气受到供给端制约,能源对外依存度高一直是整个欧洲所面临的巨大“隐患”。除了能源对外依存度高以外,欧盟自身能源结构也较为不稳定。
 
“能源价格将保持在高位,不会很快恢复正常。如果美国和欧洲扩大对俄罗斯的制裁,情况可能会变得更糟,欧盟40%以上的天然气都来自俄罗斯。短时间内,俄罗斯的天然气很难被取代。”巴斯夫首席执行官马丁·布鲁德米勒(Martin Brudmiller)表示。
 
图片
 
伴随着俄乌武装冲突,全球范围内的金融战争及资源战争也逐渐拉开帷幕,以俄乌冲突为“引爆点”,欧洲与俄罗斯这个能源供应大国已渐行渐远。俄罗斯是目前欧洲最重要的能源出口国,俄乌冲突无疑将欧洲的能源供应问题推向风口浪尖,在欧洲能源对外依存度高以及能源结构不稳定的情况下,能源及各类大宗商品供应端的短缺直接导致了上游产品价格急速攀升。
 
去年秋季,欧洲能源价格飙升,导致许多欧洲的小型企业走向破产,并促使其他企业暂时削减不盈利工厂的产量。欧洲大陆的大型工业企业通常按月购买能源,这一策略通常使它们能够承受价格冲击,然后逐渐将冲击转嫁给消费者。
 
03
多个大牌包装成本翻番
中国市场或将引来又一轮提价
 
意大利Isem集团首席执行官弗朗西斯科·平图奇(Francesco Pintucci)表示,该公司用于为杜嘉班纳(Dolce&Gabbana)、菲拉格慕(Ferragamo)和纪梵希(Givenchy)等客户制造刚性豪华盒子的纸张成本翻了一番,导致其产品价格上涨10%至40%。
 
意大利香水制造商ICR预计今年的销售额将超过新冠肺炎爆发前的水平,但副总裁安布拉·马通(Ambra Martone)表示,这家生产宝格丽(Bulgari)和菲拉格慕(Salvatore Ferragamo)的家族香水制造商正在努力应对酒精成本每年上涨30%的问题,而玻璃和纸张成本则上涨了10%。
 
图片
 
虽然利润率较高的大公司有更多的财力和灵活性来应对涨价,例如欧莱雅的奢侈品部门销售乔治·阿玛尼(Giorgio Armani)和华伦天奴(Valentino)品牌的化妆品和香水,其营业利润率超过20%。但对于欧洲的中小型公司来说,这一挑战尤其严峻。
 
同时,随着消费者继续抢购价格更高的美容产品,包括用更高浓度的油和更不寻常的原料制成的香水,这些挑战也正在进一步加剧。
 
威尼斯香水制造商Mavive的董事总经理、威尼斯商人品牌的所有者马可·维达尔(Marco Vidal)表示,“从香精和酒精到玻璃和纸张,我们每一步都面临着短缺和价格上涨的问题,甚至包括喷雾机泵和用于瓶盖的Surlyn塑料。”
 
有声音指出,品牌供应链成本上涨的压力或将转向其他国家,中国作为各大美妆集团财报中每每提及的重要版图,或将促使大牌们在中国市场的又一轮提价。

推荐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