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3-05-08
  • 阅读量:9160
  • 来源|化妆品财经在线
  • 作者|谢思思

曾一心想在欧莱雅一步一步往上爬的她,在不到30岁时发现了自己的“新使命”。

Karissa Bodnar的职业生涯始于化妆师,在创办Thrive Causemetics和Bigger Than Beauty之前,她还曾在欧莱雅集团从事产品开发工作。

2020年,Karissa Bodnar的首个美妆品牌Thrive Causemetics达到约1.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36亿元),利润达到2000万美元。最近,她又推出了该品牌的姐妹护肤品牌Bigger Than Beauty,这两个美妆品牌都以持续回馈社会的使命为导向。

01
10岁开启对美的热情

Thrive Causemetics以拥有最受欢迎的睫毛膏之一而闻名,当消费者购买品牌的睫毛膏“Liquid Lash Extensions Mascara”时,不仅能获得纤长、浓密的睫毛,每次购买都在帮助社区蓬勃发展。

Thrive Causemetics所有产品的销售都通过非营利合作伙伴用于一系列事业,从医疗援助到解救家暴受害者、无家可归者,再到支持种族平等、社会正义和教育平等。对于Thrive Causemetics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Karissa Bodnar来说,她的品牌不仅仅是关于产品,同样的理念也体现在她的新品牌Bigger Than Beauty Skincare中。

 
“这个世界不需要我创造另一个护肤品牌”,Karissa说:“与Thrive Causemetics类似,它是将创造比销售更重要的东西,我们希望它能产生影响。”Bigger Than Beauty Skincare的收益,将资助有色人种女性成为皮肤科医生和美容师。
 
Karissa Bodnar在她20岁出头的时候曾担任化妆师,以及一些最大的美妆品牌的产品开发人员和配方设计师,还曾进入欧莱雅的奢侈品部门工作。
 
2013年,Karissa正式跳下她一心想要攀登的公司阶梯,推出了Thrive Causemetics,这是一个DTC美妆品牌,聚焦纯素食、零残忍的美妆产品。
 
Karissa还将品牌理念归功于小镇的童年生活和强调回馈社会的家庭教育。
 
她在华盛顿斯坦伍德的一条土路边的小镇长大,家里的农场饲养着各种动物。Karissa一直热衷于慈善事业,服务工作构成了她童年的一部分,无论是在教堂的花园里除草,在施粥所工作,还是在无家可归者收容所做志愿者。
 
10岁时,Karissa发现了“美”。彼时,她阅读了美妆大师Bobbi Brown和Paula Begoun的的美妆书籍后,化妆点燃了她内心的创造力之火。在脸部“作画”,创造不同的外观非常有趣。从此之后,Karissa明白无论是“天堂还是地狱”,未来她一定会从事美妆行业。
 
02
继承已故好友的精神
 
Karissa于18岁开始在丝芙兰做化妆师,一待就是五年。这份工作让她意识到化妆和护肤如何帮助人们过上自信自洽的生活。“我永远不会忘记第一次为一个患癌症的女人化妆的情景,她如何对着镜子流下眼泪时,我屏住了呼吸。”
 
 
20岁时,Karissa开始在美国洁面仪品牌Clarisonic工作,担任国际业务部的营销助理。2012年,欧莱雅集团收购了Clarisonic,Karissa则继续为欧莱雅工作。“我热爱我在欧莱雅的职业生涯。我环游世界,寻找最好的成分加入产品中。”Karissa曾说:“我一心想在欧莱雅一步一步往上爬。”
 
但当她年仅24岁的密友Kristy LeMond因癌症去世后,她的职业规划发生了变化。
 
Karissa的好友去世大约一个月后,她萌生了创建一家致力于回馈社会的美妆公司的想法。Kristy生前是一位彩妆爱好者,Karissa在思考人们应该如何更安全地追求美,这促使Karissa挖掘所有女性都可以安全使用的纯净、无毒化妆品市场。Kristy还曾在智利担任儿童英语教师志愿者,她帮助他人的心激励Karissa像她那样回馈社会。
 
一开始,Karissa自筹资金,在她的厨房柜台上制作配方,并在她的一居室公寓外完成所有订单。“我想创建一家不仅仅是化妆品销售的美妆公司,推出真正会改变女性生活的东西,”Karissa解释说,每购买一件Thrive Causemetics的产品,公司就会通过与希望之城国家医疗中心、许愿基金会和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等组织合作,将一件美妆产品捐赠给有需要的女性。
 
 
Karissa建立了一家以使命为导向的公司,在她30岁时,Thrive Causemetics已向女性慈善机构捐赠了超过1亿美元的资金和产品。自2015年推出以来,这家化妆品公司在2016年11月实现了首次的销售业绩突破。此前,Thrive每天销售的销售额约1000美元。然后在短短一周内,品牌的日销售额开始超过10万美元。
 
虽然Thrive肩负着明确的社会使命,但Karissa强调它是一个奢侈品牌,这要归功于她在采购优质原料方面的背景。“你可以有一个伟大的使命,但如果你的产品不能真正发挥作用,那你就完蛋了。”Karissa说。
 
如果不是因为她的产品取得成功,这一切都不可能完成。该公司已发展成为一家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公司,并且是业内发展最快的品牌之一。
 

Karissa表示,这种销售额和口碑的飙升是由于社交媒体上真实口碑和化妆教程的积累。她强调,聘请名人KOL并不是在Instagram等社交平台上取胜的关键,外包给一流的广告公司也不是。事实上,任何规模的企业都可以使用Thrive的策略来建立社区,“在社交媒体上脱颖而出的关键,是让每一位客户的需求都有所回应”。Karissa说:“与消费者接触。实际上我本人会亲自回复大多数人消费者的留言,因为我记得那些没有人关注我们的日子。”
 
03
顺应趋势推出副品牌
 
2017年,Thrive Causemetics在Trinity Ventures牵头的融资中筹集了500万美元。随着品牌的规模越来越大,Karissa决定是时候顺应时代的发展开发一个副品牌了。
 
Bigger Than Beauty Skincare是一个由10款精心策划的产品组成的系列,这些产品都是纯净并经过验证的,旨在协同解决一系列皮肤问题。2019年以来,品牌团队与从事Thrive Causemetics产品研究的皮肤科医生、整形外科医生和化妆品化学家合作,新品牌是Thrive Causemetics的延续,但这并不是唯一Karissa从原有品牌继承下来的东西。
 
 
“Thrive Causemetics收集的数据显示,消费者正在寻找的是可持续性产品。”她说。“我们满足消费者的方式是使用PCR 材料和玻璃瓶,将Thrive Causemetics系列的塑料使用减少40%。Bigger Than Beauty也将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对世界产生影响,通过Thrive Causemetics系列,我们已经种植了多片树林,此外我们一直在努力开发更可持续、更纯净的配方。”
 
Bigger Than Beauty Skincare将作为子网站在Thrive Causemetics官网上推出。品牌与皮肤科医生合作,简化和浓缩该系列产品,其中包括“Bright Balance”洁面乳、“Moisture Flash”爽肤水、“Liquid Brilliance”精华、“Defying Gravity”和“Defying Gravity”保湿霜、“Defying Gravity”眼霜,此外还包括润唇膏、唇部磨砂膏和防晒唇膏等产品。
 
从Thrive Causemetics延续到Bigger Than Beauty Skincare的另一个元素是品牌标志性的绿松石色。“我之所以在Thrive Causemetics系列中使用绿松石色,是因为它意味着‘快乐’,”Karissa说。“科学证明这种颜色能唤起快乐的感觉。”
 
2015年以来,Karissa及其团队已向美国50个州以及国际上的组织捐赠了超过1.25亿美元的资金和产品。仅在2022年,公司就提供了超过2500万美元的产品和资金,并且正在扩大事业版图,向近600个组织提供捐助,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加。

推荐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