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4-01-22
  • 阅读量:26781
  • 来源|化妆品财经在线
  • 作者|李娜

科学的探讨和研究,其本身就含有至美。

先后毕业于复旦、剑桥大学(硕士)、南安普敦大学(博士),曾就职于联合利华、拜尔斯道夫、强生、资生堂等跨国集团,有着30年美妆行业科研经验的樊世梅可谓履历华丽、经验丰富、视野宽广。

自2022年加入科蒂集团,任科蒂全球首席科学官(CSO)兼可持续发展官,她就是科蒂官网公布的14位leader里唯一的一张中国面孔,英文名字就叫Shimei Fan。如今,樊世梅领导的科蒂全球五大研发中心和创新职能部门的近600名员工,正以创新驱动增长,将可持续从源头激活,为科蒂这辆百年跑车注入高能燃料。

在与樊世梅博士的这次对话中,CBO领略了百年香水巨头严谨的科学态度,前瞻、可持续的产品战略、一家大企业的社会担当和人文关怀,以及,其对中国市场的足够重视。

01
科学的探讨和研究
其本身就含有至美

在复旦大学物理二系钻研核化学与核能技术,从英国剑桥大学拿下超导体硕士学位,后在南安普敦大学攻读物理化学博士,从小把居里夫人作为偶像的樊世梅,一直都是“别人家的小孩”。

在一些人看来,科学只能提供航渡于世界的工具,但在樊世梅的认知里,科学的研究和探讨,其本身就含有至美,看到自己研发的产品面世,得到无数用户的肯定,这种成就感也是前所未有的。

这里,樊世梅向CBO介绍了两款让她印象深刻的产品。

第一个是BURBERRY博柏利的GODDESS香水。为了达到理想的香调,需要添加比较高浓度的香草,这在传统配方中是很难实现的,由于易氧化的原因,香水的颜色会难以稳定;然而,团队客服困难,通过技术手段解决了颜色的稳定问题,从而保证足量的香草浓度以达到目标香味。结果证明,这款添加了三种香草的GODDESS香水在欧美一经上市,就掀起销售热潮,从2023年9月到12月,前四个月的销量已经超过一年的预期。

● BURBERRY GODDESS香水

第二个是ORVEDA奥薇达多元效能精华露。科蒂的护肤研发中心在摩纳哥,在ORVEDA上市之前,科蒂摩纳哥实验室会做很多的临床和消费者测试以及产品测试,最终推出了奥薇达多元效能精华露,并于2023年5月在欧美率先上市,12月随品牌正式在中国市场面世。

樊世梅向CBO解释了ORVEDA奥薇达的抗衰机理。人的衰老其实来自于细胞,一个细胞分裂20多次就会死亡,这种死亡是自然的新陈代谢,但科学界发现,有一小部分细胞,它不死也不活,被称为衰老细胞(senescence cell)。人一生下来就有这种细胞,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细胞的占比会越来越高。

● ORVEDA奥薇达多元效能浓缩精华露

早先,科学家们以为这种衰老细胞没有危害,但后来随着研究的深入,科学家们发现,衰老细胞不仅不死不活,它还会释放信号来影响周围的健康细胞,让健康细胞变成和它一样的衰老细胞,因此,这类细胞又被称僵尸细胞。随着僵尸细胞的增多,皮肤衰老加速。

科蒂研究发现,从健康细胞转化成僵尸细胞需要一种酶作为介质,通过降低这种酶的活性,以及阻断僵尸细胞释放的信号,可以阻断两种细胞之间的转化;在此基础上,添加许多的营养元素,提高健康细胞的活性,使健康细胞的占比更高,从而针对衰老细胞的问题提出综合解决方案。此外,科蒂的生物技术活性成分可以增强肌肤渗透以及生物相容性,简单来说,就是通过生物发酵等技术,把大分子剪短,使其更好的将营养物质递送到需要的地方,高效且安全的发挥作用。

● 科蒂全球首席科学官樊世梅

“美容产品背后的科学是充满魅力的,”樊世梅说,“在这个行业里的30年,我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促进技术更新、为消费者创造更好的体验是我的使命。”

02
天花板级别的条件

对于”为什么会去科蒂”这个问题,樊世梅直言不讳的说,“他们开出了天花板级别的研发条件。”

樊世梅所说的天花板级别,其一在于,科蒂是一个“初创型”巨头。

作为现代香水工业的开创者,科蒂有着120年的香水历史,70多年的护肤历史,以及丰富的高奢彩妆运作经验。在香水彩妆领域,科蒂拥有GUCCI(古驰美妆) 、BURBERRY、COVER GIRL、Hugo Boss(雨果博斯)、Calvin Klein(卡尔文·克莱恩)、Chloé(蔻依)、Tiffany(蒂芙尼)、、Marc Jacobs(莫杰)、Miu Miu(缪缪)、 Max Factor(蜜丝佛陀)、RIMMEL(芮谜)、Bourjois(妙巴黎)等多个品牌;在护肤板块,科蒂有Lancaster(兰嘉丝汀)、Orveda(奥薇达)两大高端品牌,以及有效输送技术、载氧科技、DNA修复、光防护、生物技术等五大核心科技,是一家不折不扣的国际美妆巨头,2024财年Q1营收约12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8%,连续第13个季度超出预期。

在樊世梅眼里,科蒂是一家“Giant  corporate start-up”——尽管它是一个大公司,但在研发层面却有着初创企业的精神。“科蒂跟其他跨国集团最大的不同在于,它的人员体系是相对扁平的,我与实验室里的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因为我们的目标相同。”直到现在,樊世梅仍然喜欢待在实验室,与团队的科研者一起工作。

其二,科蒂CEO Sue Nabi有生物化学研究背景。“这让我们能够顺畅交流,她对创新非常重视,在科蒂,你能做一些真正创新的事情。”樊世梅表示。对于科研人员而言,团队和仪器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是把创新成果应用到市场上去,在这一点上,科蒂提供了非常好的环境。

其三,CEO对可持续发展的态度。“她相信,可持续发展是企业的终极驱动力。”这也是吸引樊世梅去科蒂的原因,在科蒂,樊世梅既是全球首席科学官,也是全球可持续发展官。

在Sue Nabi的主导下,科蒂将产品研发与可持续发展融为一体。也正是这一举措,让科蒂在可持续发展的研究上走在了世界前沿——在绿色包装、空瓶回收等传统的项目之后,科蒂将工业生产中的二氧化碳捕获后进行储存和利用,有效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并率先推出了使用碳捕获技术生产的可持续乙醇的香水产品,将可持续发展从产品成分端激活。如今,这一技术已经全面投入实际生产,科蒂生产的香水已经逐步使用了这一技术。科蒂近期推出的古驰炼金士花园“心之舞”香水,就是科蒂首款使用100%碳捕获乙醇制造的香水产品。

03
科学官眼里的小趋势

作为首席科学官,樊世梅有两大核心工作。一是科研创新项目的交付,二是未来三年创新产品管线的设立。同时,她还要紧密关注全球趋势,以及这些趋势对于护肤、香水和彩妆等具体品类究竟意味着什么,应该关联怎样的科研项目,这将关乎科蒂未来十年甚至更久的发展。

鉴于香水、彩妆和护肤是科蒂的三大主力板块,樊世梅的研究也基本围绕这些品类。“比如,全球变暖这样的大趋势,实际上导致了炎热天气的增加,也对彩妆产品的持妆功能提出了更高要求。”

这是大的趋势,还有一些小趋势。

①香水是没有性别的

性别中立(gender equality)成为时尚领域中的重要议题已经不是一时半刻的事情。长期以来,时尚一直被视为反叛与打破陈规的工具,曾令人觉得只是短暂趋势的多性向时尚风格,现已发展至引发社会讨论的重要地步,并由此衍生出众多史无前例的时尚运动。

无性别香水的盛行可谓这一趋势发展的必然,在高端香水领域尤为明显。正如颜色无性别之分一样,香水的做法也越来越趋向中立。樊世梅告诉CBO,“过去做香水很简单,女士有女士香水,男士有男士香水,但是现在你会发现,高端香水都是没有性别的。”

②情绪疗愈需要科学理论的支撑

去除了性别因素,香水的情绪疗愈价值越来越凸显。在气味学的基础上加乘well-being,成为当前香水的主要趋势。但如果这种疗愈仅仅停留在文学层面的感受型表达,是远远不够的。在其瑞士香水研发中心,科蒂已经从研发端寻找并确认科学依据,为香水的情绪疗愈提供科学支撑。

③AI+美妆的产业革命

如果你对你AI+美妆的理解还停留在光影领域那就OUT了,AI试妆、AI测肤、AI美妆镜、AI痘痘检测器等不过是C端零售服务的一种可视化感受,而AI更实质的助力其实是在化妆品研发端。


没有人去公开讨论过这个议题,但事实上,AI已经帮了很大的忙,它对研发效率的提升,对配方科学的改进,是显而易见的。

樊世梅举了两个例子,第一个是关于消费者调研中的主观性问题的读取和总结。

科蒂在新产品推出之前,都会做充分的消费者调研,其中,开放性的主观问题,就有40多道。在AI之前,这些问题全部靠人工读取。但如今,AI不仅可以读取,还可以提炼观点,形成报告。

第二是AI配方。AI是一个内部的训练模型,它的效率在于你给它“喂养”了什么。把大量的临床、理化、肤感数据和参数放进去,它会在配方方面,给出科学的建议。“这是一项很大的内部投资,不会公开。”樊世梅表示。

04
可持续与男性育婴假

2023年11月29日,科蒂发布了2023财年可持续发展报告,充分体现了科蒂在产品、地球和员工三大领域更广泛的可持续发展目标。作为科蒂集团首席可持续发展官,樊世梅和科蒂全体员工一样,感到自豪。

报告显示:科蒂已超额完成已获科学碳目标倡议(SBTi)组织批准的减排目标,“范围一”和“范围二”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82%,远超减少50%排放量的目标;超额完成将能耗降低20%的目标,已降低23%;科蒂的工厂和配送中心已实现废弃物零填埋且垃圾回收率已达80%,远提前于目标2030年;科蒂持续推动产品组合的可持续发展,包括将创新生物技术运用于产品配方,全新推出使用100%碳捕获乙醇制造的可持续香水,以及扩大旗下“零残忍”美妆的规模,旗下品牌肌肤哲理和Monange均已新获国际零残忍组织颁发的Leaping Bunny认证......

以上听不懂没关系,对打工人来说要紧的是,科蒂通过这份报告宣布扩展育婴假政策,为全体员工提供至少14周的全薪假期,所有性别均可享受此假,在当地法规的指导下,科蒂育婴假倡导全球范围内的性别平等,促进男女同工同酬和平等的职场晋升。这意味着,科蒂男性员工也可以享有近百天的育婴假,在员工可持续发展层面,科蒂的理念和执行力可谓引领全球。

05
向下兼容&创造需求

伴随着成分党的崛起和高知博主的科普,C端对化妆品的认知正在加速进阶。随之而来的是,行业的营销属性被稀释,科技属性渐浓。在科技发烧热潮的助推之下,企业科学家、皮肤科医生、学科带头人、配方师、高知博士等自带信任流量的POL被推到了消费者面前。尽管与消费者对护肤科学的理解并不在同一水平线上,但在向下兼容的过程中,樊世梅有自己的看法。“作为研发人员,我们也是消费者,我们要做的是用在最前沿的科学研究中,找到可实现的技术。”


但与此同时,她也深谙科学家的使命。对于一味地迎合和放大市场的声音,她永远保持冷静和清醒。创新是由市场驱动的,这句话只有一半是正确的,另外一半来自创造需求。“You only know what you know,you don't know what you don't know。”邓宁-克鲁格效应告诉我们,“你只知道你知道的,你不知道你所不知道的,就像在苹果手机和特斯拉面世之前,人们不知道手机和汽车还能这样玩。”

06
配方师VS科学家

在护肤领域,不同的配方师对于护肤科学成分认知与应用的理解上,存在很大的差异性,甚至持有相反观点。故此,有声音认为,护肤并没有那么多所谓真理的金标准,一切只是基于自身知识储备的再判断罢了。对于成分和配方的讨论就像是你认为摇滚更好,还是电音更好。面对千差万别的肤质,建立更好的护肤理解,提供不一样的护肤视角,成为一批新锐品牌的崛起契机。


对这一观点,大部分人没有直接赞同,也没有明确反对,唯有樊世梅的回答是非常明确的。“你可以有很好的idea,但最终的效果要看临床来验证。”她认为,成分不是越高越好,既要看稳定性也要看传导效果。这就好比,给两个厨师同样的食材,炒出来的菜品味道可能完全不一样。哪一个好,消费者说了算。不过,在护肤科学中,产品上市之前,还有一道不可或缺的工序,那就是临床测试。功效时代,概念祛魅,在皮肤科学的研究上,化妆品行业与医药之间的Gap会越来越小。

或许,这就是配方师和科学家的不同。

推荐阅读

0